各位系友及同學們:

        學校開始放暑假了!對很多學生及老師來說,都可以暫時鬆一口氣,準備下一階段的衝刺!!
        今年畢業典禮,我們特地為畢業生舉辦撥穗儀式,當天熱鬧非凡,原本登記參加 人數為120人,但當天會場擠爆,粗估參加人士超過200位。雖然準備的餐點不足,但是大家仍然神采奕奕,熱情洋溢。系上老師幾乎全員到齊,身著博士袍與畢業生合影及撥穗。
        今年度新聘教師徵聘工作已經完成第一階段,共有二位優秀人選進入第二階段,預定於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九點半起,分別在中非大樓104室公開演講,敬請大家踴躍出席,為系舉材。我們將準備問卷,收集聽眾對演講者之評價,作為系上教師投票參考。
        六月30日,昆蟲研究所碩士班畢業同學論文口試,今年共有蔡雨軒等十四位順利完成碩士論文口試,另今年將有六位博士班同學畢業,他們將完成階段性學習,勇敢踏出校園,迎向璀璨人生,我們齊聲祝福與恭喜他們。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糞金龜潛在的利用價值

        腐食性昆蟲取食腐植質、屍食性昆蟲取食動物屍體、糞食性昆蟲取食動物糞便維生。這些昆蟲因為取食的是令人噁心的東西,讓人感覺牠們很骯髒。其實有了牠們,自然界才能維持乾淨;若是沒有牠們,這世界將橫屍遍野、滿地污物;所以牠們有「自然界的清道夫」的外號。本文介紹的糞金龜就是糞食性昆蟲的代表種。
        顧名思義,糞金龜是以動物排遺為食的金龜子,全球已知約有八百餘種,台灣也有近一百種的記錄,從體長5~6公分的最大型、以大象糞便為食的大王糞金龜(Heliocopris dominus),到體長不及1公分的閻魔糞金龜(Onthophagus spp.)都有。就以分布在熱帶亞洲的印度象(亞洲象)來說,牠體積龐大,食量驚人,一天的排泄量重達50~60公斤,相當於一個人的體重。在印度象活動的地區常可看見大王糞金龜,牠們多為夜行性,通常在夜間成千上百隻地飛翔聚集在象糞上,以雌、雄配對的合作方式製造產卵、育幼用的糞球,並將它埋在土中。雖然大象的排泄量很可觀,但並非隨處可見,因此糞金龜之間為了搶奪糞便,競爭相當激烈,動作不得不快。一對糞金龜一夜間可製造直徑約7公分的糞球,埋在土中並產卵,到天亮時數十公斤的象糞已消失殆盡。其實不僅是大王糞金龜,其他糞金龜在處理動物排遺一事上也是功不可沒,這就是我們走進森林、原野,甚少看到野生動物排遺的原因。
        令人驚訝的是,動物排遺本是病原微生物的滋生地,但這些長期與它接觸、甚至以它為食的糞金龜卻不會生病。已知昆蟲體內具有相當於人類白血球的食菌性血球,但這些血球的作用到底有限,此時扮演重要角色的是抗菌蛋白質(antibacterial protein)。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實驗室以生物時鐘為研究主題,凡與日週律動有關之範疇,從微觀的分子生物領域(例如:週期基因 period 之研究)一直到宏觀的生態領域(例如:黑棘蟻的superorganism 超個體日週律動行為之研究),皆屬本實驗室感興趣的研究對象。
  以細胞生物學領域為例,已知生物時鐘日週律動之節律器(pacemaker)為細胞層次,所以稱為「時鐘細胞」。週期基因所產生的蛋白質(PER)是調控日週律動的核心蛋白質,而色素分散因子(Pigment Dispersing Factor,PDF)和黑化誘導神經肽(Corazonin,CRZ)是兩種日週律動輸出因子(output factors),本實驗室使用這三種與生物時鐘日週律動調控相關之蛋白質為標的,利用免疫染色法,染出德國蜚蠊(Blattella germanica)以及雙紋姬蠊(B. bisignata)腦部暨胸腹神經球中時鐘細胞與其神經纖維的位置和走向,從而建構出這兩種蜚蠊姊妹種中樞神經系統中調控日週律動的神經網路。
  德國蜚蠊和雙紋姬蠊是親緣關係極為接近的姊妹種,具有類似的per序列以及多項相似的生理和行為特徵,但具有不同活動行為。在此二蜚蠊的中樞神經系統中,PER 的分佈皆為在視葉每側具有三群主要時鐘細胞群,在前腦每側具有兩群與內分泌調控有關的細胞,在中腦、後腦、食道下神經球以及胸、腹神經球中僅具有少數細胞。PDF在視葉每側也具有三群細胞,並與 PER 的細胞位置完全重合。CRZ 在視葉每側具有兩個細胞,不與 PER/PDF 重合,但在空間位置上緊密相連,並有神經互相連接。
  因為此三種時鐘蛋白質在兩種蜚蠊中樞神經系統的分佈並無差異,其不同的活動行為可能由 perpdfcrz 的下游基因調控。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正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本次傑出系友專訪,編者果真不惜辛勞為大家跋山涉水,訪問到目前旅居紐約的年輕一代的動畫圖像藝術家 --- 劉耕名。
        劉耕名(學長)出生於 1978 年的台北市萬華,從小就喜歡畫畫與探索大自然,並展現過人的天賦,征戰各個兒童繪畫比賽並獲得不少獎項,不過他從未接觸過正規的美術教育,而這也是為何學長目前的插畫作品,仍維持著濃厚的童稚拙趣。而在 1997 年,他以徵試第一名的成績進入台大昆蟲系,在昆蟲系的日子裡,他跟昆蟲系其他男生一樣瘋過鍬形蟲,台大、長角、高砂深山,圓翅鋸,漆黑鹿角…這些”夢幻鍬” 曾經佔滿了他的生活,用一臺機車與相機穿梭於烏來、福山及北橫,並且將台灣之美深深烙印在心底。
        為何會從一位昆蟲系的學生,蛻變成一位傑出的藝術創作者呢?原來在 1999 年,學長大三的時候,他便一人隻身前往紐約遊學,在初嚐這顆充滿藝術與文化的大蘋果後,再次激發他幼時對藝術創作的熱忱,也因此奠定未來前進紐約進修的志向。而上天似乎也有意將此位人才導入藝術創作的領域,在 2000 年,學長大四時,參加時報廣告金犢獎,初試啼聲的他就一首拿下平面銅犢獎,而該比賽是專為廣告系學生所舉辦,因此得獎的也多為專門科系學生,對一位就讀台大昆蟲系的劉耕名,此得獎的資歷就更顯得不同凡響。而在 2004 年退伍後,他也如願申請到去紐約視覺藝術學院電腦藝術系就讀 - School of Visual Arts MFA Computer Art,而他的畢業作品為執導動畫-travel diary,而此以作品也成為第一位獲得 Adobe 設計成就首獎、入圍學生奧斯卡動畫、德國數位影展 bitfilm 首獎的台灣人,此一輝煌紀錄,堪稱的上是藝術界中的王建民,將台灣的名號再度打響。該作品亦在國際 50 幾個影展,15 個國家中展出,也被收入在知名設計類雜誌 stash dvd magazine,print magazine,3x3magazine 中。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研究生心得

        關於這堂Seminar課程的感想,這其中也包括我將在碩士論文 ”誌謝篇” 的內文,我想在這裡藉由這個機會,分享一下我的心得。

        首先,非常感謝大力促成 ”英文專題演講” 的老師們,沒有你們的Push,也許今天我仍然使用我的母語在這裡報告。不可否認的,每當我面對上台前的預習,或準備時的緊張和不安,都曾令我感到頭疼或沮喪。可一旦跨越了,相信我或在座每位學生,其英文報告的能力,或多或少都有所進展。畢竟,國際語言是英文,並且在科學的領域中,英文終究是最基本的工具。唯有透過這等語言以為橋樑,當我們閱讀Paper、甚至是國外任何的期刊或報導時,我們的視野和見解得以擴展和延伸。每當我回頭去省視「每半年就來一次」的震撼教育,內心多半是感激的!「沒有壓力,就不會有所成長」,這是我的指導教授—王重雄老師,他常掛在嘴上並予以耳提面命的一句話!終究,人唯有在適度的壓力下,才可能成就某一些事,或創作另一種可能。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故事沒道理

        大家好,我是黃祥庭,高雄大學生命科學系畢業,因為大學實驗做了三年魚病、蝦病,卻總是把注意力放在窗戶外漂亮的毛蟲為何會變黑,於是決定踏入這個種類多到算不完的領域,換換口味,畢竟殺魚比殺蟲要麻煩的多,ㄧ不小心就會被魚尾巴甩的滿身黏。
        好,在非常老古的開頭後,接著就是要跟大家打打嘴砲了,看到前面有好多人分享的故事都很帥氣,對於「 為人正直剛毅木訥」的我,要打這篇文章簡直比考研究所還難,經過我花了三秒鐘的思考,就趁我剛打完大生杯還很熱血,來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爽度滿分且美白健身的運動吧!
        我從國小開始跟我老爸一起執拍,扯了好久的「後腿」,小時後記憶中最深刻的,是去一個不知名的國小比賽,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打比賽,緊張到球拍拿不穩、雙腿發抖、呼吸困難、膀胱無力,而且場地很滑(絕對是中興大學的好幾倍滑),結局當然被修理的慘慘慘,不只在地上瘋狂打滾,丟拍,還跟隊友互撞(隊友是女生!我承認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國中,開始做夢以為自己是Jordan,可是身為「火柴人」的我,在胖子如林的球場上,只有被推倒的份,所以高一時,我又回鍋打羽球,當時正選拔第一屆羽球校隊,運氣不錯的進了校隊,可是因為場地太爛(大理石!這真是我見過最厲害的訓練地點)!而且要中午練習!一個星期後我就自動退出了,理由是我不想在地上一直打滾…。所以高中三年,還是靠著姿勢怪異的外線,跟打羽球斷練出來的速度跟彈跳力,在胖子林立的籃球場上呼吸著微薄的空氣,上了大學,一開始還是打籃球,可是因為一直受傷(大學的籃球都是比大支的…),為了避免英年早逝,我決定在回鍋系羽。因為基本動作稍為比其他人紮實一點,嘴砲又打得比別人強太多,所以大學四年,我便以客觀專業且中肯的解說,當了快四年的教學,參加過許多比賽,每次總是和冠軍無緣,其中最失落的ㄧ次是在大三的系際杯,因為有好一陣子沒在練球,導致錯失冠軍。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不只是山,那是我的家

        曾經作一個夢,夢境起源於山中的部落裡,有顆不滿足的心靈崛起造反,於是殘殺與逃亡繼起。乘著浮木順溪流而下,僅有一個女孩倖存,她擱淺於平緩的溪床淺灘,被來自文明的伯伯撿回家。女孩順利地進入文明體系,接續的人生也得到一項又一項的獎章。時光飛逝,重病臥床的那天,她望著牆上的獎章往回推演,努力地搜索著時間記憶中最古老的片段,但回推到一個點,就想不起來了,她不記得她是打哪來的!像是被洗腦,那種滋味好是痛苦。她開始質問自己:我是誰?我是不是遺忘了我是誰?身上流著的是什麼血?什麼才是我真正的使命?我到底在哪裡?又該在哪裡?我來到這裡,用這裡的方式即將過完我的人生,可是我到底是誰?如果我不在這裡,那我又會以什麼方式過人生,以什麼方式存在?
        我愛山,喜歡登山,懵懂的國中歲月就興起了大學要參加登山社的念頭。雪山東峰是第一座造訪的高山,在16歲那年,回來後興奮地說著心裡的想望,卻慘遭勸誡。而後,乖巧地壓抑著、按耐著想親近山的渴望,直到大學第一年結束。再也不能等待,不能放棄,想著,人生也就那麼一回,過了就不會再回來,也不再有機會,難道,真要捨棄心中深刻的渴望,裝乖巧一輩子!?那個夢境,或許詮釋了想上山的心情是一種追尋,而並不屬於逃離。在山的懷抱裡,就像回到了家那般地輕鬆、自在。伴著青山綠水月光星空,我可以安然地微笑入眠,彷彿就該生於此,活在此。在山的懷抱裡,我才有真正的平靜。在通往山的路徑,在找尋的路徑裡,像是同時在找尋生命中一個個問號的答案。
        最初,嚮往的是台灣獨特的高山風貌。想透過山社,帶領我一親芳澤。沒想到,故事最後並不只是那麼簡單地發展,這些日子來,走過的高山並非如此地多,但意想不到的收穫往往又更加地寶貴!那就是山林勘查。親身經歷才知曉,冥冥之中更吸引我的,不只是山而已,而是勘查精神,勘查過程。打開等高線地圖,劃上稜線、水線,從這個點出發,目標可以是某座山頭、某條溪畔、某個遺跡,或某些生物活躍區域,路徑可以隨你設計,想上稜、下稜、過溪或是腰繞,在山水山水山中漫步。所謂的路徑,本來就是人走出來的,但走沒有路徑的路徑尋寶,才是山林勘查最大的樂趣!每條勘查路線,就像是一個夢,有創意的規劃、團隊的經歷、一同完成的成就感,或許也像是實驗團隊去完成屬於它的研究計畫。遙遠的路途、身體的疲憊卻有著滿山滿谷的流螢、山羌、山羊、山豬等野生動物陪伴,也不那麼孤單,尤其還有帥氣的水鹿角可以撿呢!更重要的是,台大山社的寶藏不止在於帶你登高,它匯集著不怕險阻,無論大風大雨、飢寒交錯都能相互扶持、信任一同走過的夥伴。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各位系友及同學們:

每年這個時候,總是鳳凰花開,蟬聲嘹亮,總是驪歌高唱,離情依依!

這是一個畢業季節,對很多畢業生而言,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個里程碑。畢業典禮安排在六月七日(週六)舉行。系上為了歡送本系畢業生,今年特別於學校舉行畢業撥穗儀式。

畢業典禮(commencement),在英文字意上即是「開始」的意思。也就是說,參加畢業典禮過後的畢業生,即將開啟人生輝煌的一頁,也即將在同一日,由在校生變成系友了!希望今年的畢業生,都能回來參加八月一日舉辦的系友大會。

除了畢業生有傑出表現外,在校生也不遑多讓。昆蟲系今年杜鵑花節勇奪院長獎,除了獎狀外,並獲獎金一萬元。大三服務課同學,分別至龍安國小為學生上課,推廣昆蟲學知識,獲該校師生佳評如潮,我們引以為榮。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敬讀者:
        在文章的開頭,首先要向各位讀者致歉,本期延誤了相當的久,在美編上也未能達到以往的水準,而〝系友專訪〞一欄,更因我們的作業疏失,本期必須暫停一次。在拖刊的壞消息之外,也有令人欣喜的消息,我們收到了一些讀者主動的投稿,故我們新開了一個不固定的欄位—有稿自遠方來—特別刊登這些主動與大家分享的文章,也歡迎昆蟲系的大小朋友們主動和大家分享你的故事、想法,我們非常樂意刊登。
        此外,本篇文章最主要的用意是向大家宣傳,我們成立了一個〝部落格〞。 在電子報甫成立之時,我們選用了網頁的形式供讀者閱讀,但由於美編不如人意,我們嘗試了兩期以後,改用目前的PDF檔案格式分送,但對我們在編輯上常會有一些阻礙,其中最大的阻礙是文字的長度影響了版面編排與頁數,而受限於檔案大小以及圖文的平衡,圖片一直扮演著輔助或點綴的角色,在這個〝沒圖沒真相〞的年代,我們試著做一些改變。在成立部落格後,我們可以把較長的文章超連結到網站上,讀者可閱讀到部分的文章,而對文章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到網站閱讀全文,且在部落格的架構中,讀者可以快速的瀏覽任一期的任一個專欄。利用網路相簿,我們可以呈現大量的圖片,我們甚至希望,可以收集系上活動、營隊、球賽、研討會等等的照片,成為系所屬的圖庫。而另一個重要的功能是,網路空間可以讓大家容易的回應、討論,在原本的格式中,我們只能扮演給予的角色,而很難收到讀者的迴響、指教、吐槽,這是我們一直有在重視卻無法實現的一環。
        部落格的成立,主要的對象是年輕的網路族群,也能用習慣的方式閱讀電子報,而PDF電子報的形式仍會持續發送;當然,在此也要感謝網管和美編額外要付出的心力。目前我們推出的部落格還在最初始的階段,只放了歷期的電子報內容,預計在下個月的更新中,會讓大家看到他新的風貌。
期末到了,忙畢業、忙作業、忙論文、忙考試、忙著跑野外,願大家都能忙而不亂。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長臂金龜的前腳為什麼那麼長

        不管你有沒有看過台灣長臂金龜(Cheirotonus macleayi),都應該認識一下牠。因為牠不僅是台灣最大型的甲蟲,也是保育類昆蟲之一。目前已知屬於長臂金龜亞科(Euchirinae)的種類共有3屬12種。牠們的雄蟲都有很長的前腳,如台灣長臂金龜大型者約有6公分的體長,前腳展開將近10公分,雄蟲爬行時就像我們穿上超大號拖鞋那般的不自然;雌蟲的體長雖與雄蟲相差不大,但前腳長度不及雄蟲的一半,因此雌蟲在樹幹上爬行的樣子還算正常。
        雖然雄蟲平常因為那對前腳而動作慢半拍,但若在樹幹上遇到其他雄蟲時,牠可是一點也不好惹,會突然變得兇猛並展開激烈的對抗行為。就像鍬形蟲雄蟲以大顎挾住對手、拉起牠丟到地上般,長臂金龜利用細長的前腳將對手的身體挾起丟下,真不知牠的前腳如何能使出這麼大的力氣。不過仔細觀察不難發現,會鬥個你死我活的,多半是體型相當大的雄蟲。換句話說,前腳大致同長的雄蟲才會產生爭鬥,當前腳長度差異明顯時,在展開前腳的第一回合中,勝負已見分曉,腳短的一方只能默默離開,以避免必輸的局面。
        原來長臂金龜雄蟲的超長前腳和獨角仙雄蟲的頭角相同,不只是雄蟲間用來鬥爭的武器,更是用來避免毫無勝算的戰事的試探性利器。不僅長臂金龜、獨角仙、鍬形蟲之類如此,雙翅目中的槌頭蠅科(Diopsidae)也是如此。該蠅的頭部可向左右明顯伸出,複眼長在伸出部的末端,使整個身體呈T字形。目前已知約有300種槌頭蠅分布於熱帶亞洲、非洲,在台灣至少有畢格氏突眼蠅(Teleopsis bigotii)一種。此蠅身體呈黑褐色,體長5~6公釐,多生活在林床的草叢中。兩隻成蟲相遇時,會頭碰頭,比一比頭寬,伸出部分長者得到勝利。有意思的是,槌頭蠅的雌蟲也具有T字形的頭部。是否雌蟲間有爭雄的情形,至今不詳。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昆蟲保育研究室/ 黑翅螢(Luciola cerata Olivier, 1911)閃光行為研究

        保育生物學是一門綜合自然科學及社會科學的應用學科,所以昆蟲保育研究室成員的研究內容從基礎的昆蟲分類、遺傳到族群生態、行為乃至於保護區規劃、經營管理及保育相關法規都是本研究室成員的研究方向;本實驗室早年以水棲昆蟲之分類及生態研究為主,而隨著本實驗室的發展及國人對於昆蟲保育關懷程度的增加,近年來本實驗室的主要的研究對象是水棲昆蟲、蝴蝶、甲蟲及本次介紹的主題:螢火蟲。台灣目前所稱的螢火蟲主要是指螢科昆蟲(Lampyridae),屬於鞘翅目叩頭蟲總科,與紅螢科(Lycidae)、捕蜈螢科(Phengodidae)、雌光螢科(Rhagophthalmidae)及擬螢科(Drilidae)等昆蟲近緣。本科全世界約有2000種。由於許多螢火蟲具有發光能力,因此在人類史上也吸引不少注意,尤其在東方文化中常成為詩詞歌賦繪畫的對象,在童詩童謠中也不乏對螢火蟲的吟詠,足見其與人類生活之密切;也由於生物發光本身的奧秘,同時具有極大的應用潛能,對螢火蟲發光的研究相當繁多,不僅在行為生態學、發光生物學上,並廣泛運用在其他理論及應用生物學學門;而在生物棲息地遭到破壞,生物多樣性快速消失的今天,螢火蟲在保育生物學上也扮演著指標種(indicator species)及旗艦種(flag-ship species)的角色。由此可知螢科昆蟲的研究無論在理論、應用生物學、乃至保育學及民俗昆蟲學上都具有相當的重要性;而本文擬以本實驗室博士班學生吳加雄所進行的黑翅螢(L. cerata)閃光行為研究為主題。
        研究黑翅螢的發光,至少需要兩人同時進行,其中一人利用夜視攝影機拍攝黑翅螢發光,拍攝者的重點在於:如何長時間追蹤單一黑翅螢,直到黑翅螢飛離拍攝範圍,這是因為要拍攝一群螢火蟲發光其實不是一件太難的事,在黑翅螢發生季,只要利用夜視攝影機就可以拍到成千上萬的黑翅螢發光;但這些美麗的影像對於研究螢火蟲發光並無太大用處(因為你只會在畫面上看到成千上望的黑翅螢在你的螢幕不斷的閃來閃去,可是你根本弄不清楚那一隻是哪一隻!),在拍攝的同時,另一人則是利用手持式光度計記錄黑翅螢開始活動時,週邊環境的光度;另外最重要的一個工作是在一塊利用竹竿圍起來的5x6公尺的範圍內,點算黑翅螢雄蟲的數量。待整晚的攝影及紀錄結束之後,於實驗室內利用影片編輯軟體逐格檢視所拍攝的畫面,便可計算出閃光持續時間(flash duration time)及閃光間隔時間(flash interval time),其中將閃光間隔時間與雄蟲數量變化合併在一起,即如圖一所示。
        由圖一中可知黑翅螢雄蟲整晚的活動時間為300分鐘(5小時,18:40~23:40),在這段時間內,黑翅螢雄蟲數量變化及閃光模式可分成三個時段(如表一),如用較擬人化的形容方式,則第一時段是集合期,黑翅螢的數量逐漸增多,而發光的間隔時間較長;待進入第二時段時,便是雄蟲彼此之間的競爭期,此時可發現的雄蟲數量最多,且發光間隔時間短;進入第三時段後,雄蟲數量逐漸減少,且間隔時間延長,黑翅螢雄蟲開始休息。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昆蟲所的必修課程上完之後,與中非館的聯繫只剩下與李老師實驗室的下午茶暨實驗室會議時間。某一次會議結束後,我跟幾個實驗室同仁與稑焜美編大大不經意地聊到了我們昆蟲系的電子報。
        話說一天從我的電子信箱寄來一封署名昆蟲系電子報的電郵,快速瀏覽過之後,內容饒富趣味,電子報的內容相當多元,跟別的死板版的電子報不同,多了一股溫馨的感覺,看的時候深覺得編輯群的用心,我自己也是研究生,我覺得這是一樁吃緊的苦差事,但是劉錕與編輯群們能把此重擔轉化成為極具創意的揮灑,我覺得十分佩服!接下來出刊的電子報,我被一開始出現的巨大人頭嚇了一跳,仔細一看,原來是石老師的帥臉!我又不禁驚嘆編輯群的巧思以及大膽的藝術構想。漸漸地,一月一刊的蟲報成為我每個月的期待,每次收到都急著想看裡面的內容,記得上次能讓我如此悸動的刊物,應該是富堅義博的"獵人"吧。但我千千萬萬也沒想到有此榮幸能在此刊上公佈自己的婚訊,感謝蟲報能讓我有這個機會"公器私用",借花獻佛讓我太太高興高興,也跟系上師長同學分享這份喜訊。謝謝我的證婚人暨指導教授李後晶教授與王清澄副所長,謝謝李老師研究室同仁的創意與實驗室喜氣洋洋的佈置,以及張俊哲老師研究室的"聖杯"祝福,最後把我最真摯的感謝獻給我的另一半–莊芳宜小姐。我不知道怎麼跟大家說我對他的感覺,但是我的生命中有著許多跟她一起發生的美好回憶,一起去離島玩、一起出國、一天走三十公里、一起在二輪電影院度過八小時的電影馬拉松、一起騎車環島、聽演唱會,與她一同分享生活經驗的感覺著實豐富了我生命!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提到研究生ㄞ,大學生ㄞ就要來一下,在嘉義大學就讀期間,參予的活動不多,一個是錯把校隊當系隊參加的羽球隊,另一個就是民謠吉他社。加入校隊最自豪的就是練成一支洛克人手臂,還有就是現在一直在緬懷的標準身材!再來是吉他社,時常看人家自彈自唱,真是太有fu了,所以也想要達到那樣的境界,但是對樂器似乎沒什麼天份,小時後練鋼前琴也只記得瑪莉的小羊,長大了加入吉他社,練到後來還是人家彈我唱比較快。
        除了上述的活動,大學生活的重心就是蟲啦,而且也是我踏入昆蟲領域的重要時期,嘉義大學於學期中,會安排給各系一週的時間,讓各系學生自行發揮,可以藉此向全校介紹系上的特色,或是成果發表等,而我就讀的生物資源系,有個優良的傳統—生物資源週 (簡稱 生資週),內容幾乎涵蓋各個生物領域,主要展示組有脊椎動物組、無脊椎動物組、微物組、植物組,這也是一年之中,全系上下共襄盛舉的大事,而我當時加入無脊椎動物組,在學長的帶領下,學到的東西包羅萬象,有非常多出野外的經驗,也體驗了養蟲的樂趣,以及帶解說訓練膽量,這是我踏入昆蟲領域的主因。我一共參與了三屆,每屆都很充實,從最初學習的身分,轉變成帶領他人學習,都是不錯的體認。
        另一個比較特別的經驗,是到特有生物保育中心學習的過程,由於生資週螢火蟲特展的需要,特地去特有生物保育中心請教,進而暑假去實習了一段時間,讓我對螢火蟲有更深入的了解,時常一個人騎車衝上阿里山,就為了找尋螢火蟲的蹤跡,在同一個地方拍同一隻蟲,可以拍到牠們開工到休息,順便享受夜間的寧靜,很是令人快活。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大學期間,過著非常的悠哉和無憂無慮的生活,最常做的休閒活動就是打球、運動、夜唱到天亮或是跟同學騎車到外縣市玩。到了大三暑假,也是該跟實驗室的時候了,剛好和同學去參加蜜蜂與蜂產品研究室的Meeting,感覺做蜜蜂挺新鮮又有趣,之後就加入此實驗室了。一開始要學會如何管理蜂群,那時候必須全副武裝,戴帽子、頭套及手套,很害怕被蜜蜂叮,不過日子久了,漸漸對蜜蜂產生很大的興趣,我的心情竟然會跟隨著蜂群的強弱而改變,假如蜂群越來越強,我就越開心,萬一變弱了,我的心情就會很低落,而且還會被同學嘲笑!除了在校內學習養蜂技術之外,老師也常常帶我們去參加有蜜蜂的研討會、去養蜂場實習等,使我們獲益良多。大學畢業後,也考上貴系,因此,繼續做與蜜蜂相關的研究。但有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想研究蜜蜂?他們會螫人,很恐怖耶,難到你不怕被螫嗎?」我都說:「蜜蜂很可愛,每次觀察牠們在巢房裡勤奮地工作,就會感受到牠們團結的力量是多麼的偉大呀」。儘管如此,但是我還是不喜歡被牠們螫到,因為被螫的那剎那,是無比的疼痛啊,但久而久之,也習慣了,反而對身體好」。而說到養蜜蜂,我以後的夢想,是開一間有關蜜蜂的休閒農場。但還得累積更多養蜂經驗及更了解蜜蜂,才能經營好養蜂場呢!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瘋狂研究生手札

        經過一番激烈的討論後,還是逃不過要寫研究生「哀」的命運,我只好以我極差的國文造詣來胡亂寫一通;也逼得我不得不回想起三年前。
        大學時就讀於中興大學昆蟲系,以推甄的方式考取研究所,所以在寒假時就開始當起寒假實習生,當時剛進實驗室超不習慣,不一樣的人事物要重新適應,讓我幾度覺得回來台北是個錯誤的選擇。雖然我出生於台北,在這生存了十幾年,不過在台中大學四年的期間,儼然成了台中人,習慣藍天白雲、炎熱的太陽、乾燥的天氣、寬廣的空間和沒什麼車的大馬路;剛回來台北總覺得水土不服,那年的夏天超溼熱,馬路上充滿了汽機車和令人窒息的廢氣,每天上下學覺得自己在搏命演出,總在大公車、小汽車、霸道的小黃和一大堆的摩托車間求生存,每次能平安的回到家都覺得是上天保佑才得以安全抵達。另一方面則是實驗空間,古色古香的昆蟲系館在我第一眼看的它時,直覺這座是個古堡吧!從挑高的設計,門把的高度和教室內的配電箱,種種跡象都覺得是座古蹟,不得不提的是男女共用的廁所,在剛開始使用時總覺得外頭有男生的聲音是怎麼了。在進入蟲館105 室時,第一次看到,只覺得桌上有好多器材,但當我真正開始使用後才發現是有將近十個人會一起用這張實驗桌,在實驗的全盛時期,大夥都是疊起來做實驗的!
        不過人總是容易適應的一種生物,在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的過去也漸漸習慣台北的種種,一切慢慢的視為理所當然。當了快一年的研究生後,在自認為對研究很感興趣的前提下,報考了直升博士班,但在考完筆試的當下,我就覺得還是乖乖的唸完碩士就好,可是最後還是讓我矇上,成了博士生。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