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十一月一日昆蟲系電子報創刊以來,深獲系友們喜歡,透過大家互相轉寄,已逐漸擴大閱讀人數,敬請大家繼續大力轉寄電子報給您認識的系友。若有轉寄,請通知系辦公室連秀卿小姐(hclien@ntu.edu.tw),以便建立寄送名單。電子報中的朱爺爺專欄,由朱耀沂老師執筆,雖無稿費酬勞,但是朱老師已經將一年份的稿約都寫好了,內容精彩,大家且拭目以待。

        這個月,我們系上完成二位新聘教師遴聘工作,分別為生態領域的奧山利規博士(日本籍)及蟲害管理領域的許如君博士,並已通過生農學院的教評會審查,可望於明年二月到校任職。10日及11日,大家一起在台中農藥所舉辦「台灣植物保護願景研討會」,藉以表達大家對陳秋男老師終身奉獻於植物保護的崇高敬意。陳老師在會中發表「專志於一事」專題演說,與會者獲益良多。我代表本系致贈「功在昆蟲」獎牌,謝謝陳老師在系上作育英才,提攜後進。

        另外,要報告大家一個好消息,台大博物館群已於今年校慶(11/15日)當天啟動,其中包括昆蟲標本館共八個博物分館,預計以一年時間籌設完成,開放外界參觀。屆時,我們館藏豐富的昆蟲標本將得以和世人見面,開啟台大昆蟲系另一個嶄新的里程碑。本計畫由柯俊成老師負責,他精心規劃展出內容及空間,更將推出昆蟲博物館贊助辦法,希望能藉助系友們的力量,使昆蟲博物館能讓我們昆蟲學發揚光大。
        每週一蟲的展出,硬體工程已經完成,預定十二月一日於昆蟲系中非大樓入門口與大家見面,敬邀您來共襄盛舉。本工作由方祺群與蔣宜弦二位研究生負責,如果您對展出內容有任何意見或建議,歡迎與他們聯繫。希望透過此窗口,讓昆蟲系的新鮮人能更快進入狀況,老昆蟲能溫故知新。

        本年度周敬廷先生獎學金,於今天中午經過周延鑫校友及系上老師共同評選,今年度由大三江少華同學及大四邱卉同學各榮獲獎學金八千元。本獎學金因周延鑫校友於今年再捐贈六十萬元,目前已經累積滿一百萬元,明年可望澤惠更多學子。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牛仔褲的防蟲效果

        對“穿一向興趣不高的我,雖已記不太清楚,但曾經有段時期街上老老少少都流行穿牛仔褲。當然,現在街上也常見穿上各式各樣牛仔褲的年輕人。
        所謂牛仔褲(Blue Jeans)是從何時開始?有各種版本的說法,其中之一是這樣說的:在1853年代的某月某日,在美國西部的一個小城鎮酒吧中,推銷帳蓬、馬車用帆布的年青商人Levi Strauss正懊惱著銷售成績不佳,此時他突然想起路過的人曾經指著自己破洞的褲子對他說的一句話:「這裡的帆布已夠多了,大家需要的是褲子」.於是 Levi Strauss立刻回到舊金山,要求服裝店把所有帳蓬用的帆布製成褲子,並將自己名字附在新開發的褲子上。由於1850年代初期正是美國加州的淘金熱,牛仔褲銷售的對象無疑是以礦工為主。此後農夫、牧童等也漸漸的普遍使用。此後至1929年代,大量出版的西部電影以及經濟大恐慌使得本來以牛肉生產為主的經濟牧場變成觀光牧場(Dude Ranch),更將牛仔褲推到勞動階級以外的社會裡。
        話題回到牛仔褲出現之前,他們的帳蓬為何都染成藍色?那些牛仔、牧童為何那麼喜歡穿牛仔褲?因為它除了耐用耐磨外還有防蟲之效果。這從1861年爆發南北戰爭時北軍士兵所穿的藍色制服即可知一般;只是他們的制服並不是使用如Jean、denim等和現在牛仔相同的布料所做的,此後常出現於西部片的騎兵隊員也穿藍色的軍服。因為當時為了把布料染成藍色使用屬於豆科植物的印度藍(Indigofera spp.),從學名即知它本是原產於印度。自古即用於抽出染料,並已知所抽出的色素有防蟲、抗菌作用,也可治療汗疹等,很適合野外工作用布料的染色。該色素的原色呈黑色,當把浸漬原液的布料取出接觸空氣後黑色色素之indican立刻產生氧化作用變成鮮藍的靛青精(indigo)。其實這種化學反應於植物並不罕見;如切洋蔥時令人眼淚直流的刺激即是其中之一。其實這種反應都是植物為了自衛而演化出來的,即平常以毒性低的化合物蓄積於植物體內但當細胞受害被破壞時立刻變成高毒性的物質而擊退害敵。印度藍的indican 即是在抽出色素的過程中,當細胞被破壞時立變成具有高度防蟲、抗菌作用的靛青精。但這種把indican變成靛青精並非印度藍的專利,在東洋常用於染成藍色用的蓼藍(Polygonum tinctorium)或琉球藍(Stronbilanthes cusia)等也含有indican。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謂「昆蟲病理學」,顧名思義,為探究昆蟲疾病的一門學問。昆蟲如同別的動物,同樣有多種疾病,其中多是微生物感染所致,包含細菌、真菌(黴菌)、原生動物,乃至於病毒。本實驗室主要著重於台灣本土性微生物,及其在寄主中之病理現象與致病機制,並將研究延伸至分子層次,利用現今新興技術加以分析,期能瞭解並進一步掌握該病理現象,並應用於田野間,以達成兼具植物保護與環境安全的任務。本實驗室主要研究範圍有下列部分:1. 昆蟲組織學:昆蟲顯微構造之觀察與分析。2. 昆蟲細胞及病理:昆蟲組織培養、永續細胞珠建立與其應用;病原微生物體外培養系統,及外源蛋白表現載體分子機制。3. 昆蟲病原體致病機制及其基因調控。4. 昆蟲體內共生物。而目前本實驗室正在執行的研究計畫包括: 1. 建立及最佳化荳莢螟核多角體病毒和其細胞株之體外增殖系統以作為量產病毒、基因組解序和表現載體系統的構築。2. 黑角舞蛾核多角體病毒之研究:最適體外增殖系統之建立,高致病力株之選殖,與重要基因 (FP 25K及ld-130) 之功能基因體學研究。3. 蜜蜂病毒病及微粒子病檢測技術。4. 黑角舞蛾田間防治最佳化。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在殺蟲劑界有誰不認識招衡老師! 本次系友專訪剛好適逢”亞洲暨大洋洲害蟲管理協會年會”,因此藉此機會系刊小組特別專訪到百忙之間抽空回台灣參加會議的招衡老師。招衡老師在業界致力於生物農藥研發,且頗有成就,因此為昆蟲系以後將投身業界的小蟲們樹立一個良好的學習典範。
        當我們問起招衡老師是哪一屆畢業時,老師相當有趣地帶著一些腔調回答:我的學號是 55 開頭的,55642001。經過仔細推敲大家便可得知招老師的年記囉!沒錯!而來自澳門的招衡老師,高中畢業後在當時的澳門並無大專學院,因此招老師便輾轉考入當時的台灣的台大植病系,且為第一位的僑生。談起與昆蟲的淵源,招老師回想起小時候,他的父親本來就是養蜂起家的,自然而然在耳濡目染之下招老師也對昆蟲感到興趣,在言談之中,招衡老師不時露出的赤子熱情,和眉飛色舞的講述自己在大學時代抓蟲的趣事,而熱愛運動的他對於自己生活熱衷的程度也讓人印象深刻。取得台大植病碩士學後,招衡老師便繼續飛往美國伊利諾大學攻讀博士。
        當然啦!這次訪談招衡老師的重點話題當然是“三何“哪三何呢? 即為何時?為何?及如何?進入業界。招衡老師甫從伊利諾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後便於美國知名的農藥公司理萊(Lily)進行研發工作,理由為何,招老師說到:在當時美國薪水等級大約分三層級,而支薪最多的當然就是私人企業囉!此外,在國外要進入學術界,由於文化上的屏障,我們就必須比別人多更多努力!所以當初就毅然決然選擇進入業界。而支身於業界的招老師除了專業領域知識外,懂得把眼光放大、順應環境而變通也成為其人格特質,而這也之所以他能成功的在業界打滾 30 幾年的因素之一,訪談中招老師說:在學術界與業界的環境不同,所注重的方面也不同,學術界注重基礎研究,而在業界則著重實質經濟效益,因此在業界必須要眼明手快搶大餅,才能成功!招衡老師也以過來人經驗,建議目前仍在學的學生盡量多寫一些文章,因為當時他博士畢業時,總共發表了十三篇文章,這也是為什麼當初理萊公司願意雇用招衡老師的原因之一。抱持著年輕心情的招衡老師以不懈怠但是又不失優雅的態度在業界奮鬥,讓對研究苦心奮鬥而常忘卻娛樂的學術界知道,研究也能享受生活!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防疫局、檢疫局、檢驗局、農委會—我們是防檢局的啦!! 

        很多碩、博班同學應該都很納悶,專題研討的時候教室裡怎麼常常出現一個穿著公務員制服的怪老頭。礙於系上的規定,我雖在職卻選用的一般生身份報考了今年的研究所博士班。也因為我工作的地點特殊,必須把日夜顛倒的輪班制度視為常態,所以我常常會穿著制服去上專討,方便我下課以後直接回單位上輪值夜班。
         說了那麼多,卻還沒提到我的工作單位。我服務的單位全銜是「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新竹分局植物檢疫課」,通常對外簡稱「防檢局新竹分局」。可是不只洽公的民眾也包含一同在機場服務的其他單位同仁在內,常常因為我們的機關全銜特長,而有許多不同的簡稱出現。防疫局、檢疫局和檢驗局是最常聽到的,而也有人直接幫我們升了兩級,「啊~~那個是農委會的啦」更是時有所聞。
        本單位除了名稱特長以外,還有許多一般人容易搞不清楚的地方。雖然我們的機關名稱是新竹分局,可是實際上班的地點卻是桃園國際機場。有出國經驗的人都知道,在機場除了關稅局 (俗稱海關) 的人員外,還有其他大大小小職掌各式各樣不同業務的單位。例如 SARS 爆發期間,要入關必須先通過疾病管制局的紅外線體溫監控器這一關。而一般的出境通關程序,必須經過移民署的證照查驗和疾管局的體溫監控,再通過航空警察局的安全檢測 (就是隨身行李過X光機掃瞄還有人要通過會 B—B— 叫的金屬電子探測門) 就算完成出關手續。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海上飛翔

       
厭倦游泳了嗎,想不想跟飛一樣的馳騁在海面上?那就來衝浪吧!
        記得在大二的那年,因為朋友來招,無意之間接觸了這個運動,轉眼之間也衝浪衝了三年,雖然到現在還是在起浪線之內玩白泡泡的老菜鳥,但是卻為我的人生多了一份屬於大海的色彩;衝浪總是給人一種陽光,熱情,海灘,自由與比基尼的感覺,租版子的店家充滿南島的風情或是夏威夷的光景,很像在板子上,就沒什麼好緊張,沒什麼好憂慮的;我從台中的大安,台北的金山,玩到宜蘭的雙獅以及烏石,衝了五次才成功的在板子上站起來,想一想大海在你的腳下,你不只在奔跑,而是飛翔, Oh My God! Jack, I Am Flying~ 
        各地的浪都有他們的個性,西岸的很溫馴,像匹眷養的好馬,會把你穩穩的從海岸帶到沙灘;而東岸的浪,充滿了十足的野性美,你必須跟他搏鬥,盡你的全力,去征服他,才能夠在浪璧上隨心所欲,當然東部的浪也不是省油的燈,時時想要把你吞下去,記得有一次在宜蘭被大浪蓋下去,眼前一片黑在水中裡翻滾的同時,手忙腳亂還抓到一條魚,手握的東西很紮實,滑滑的,在掙扎,哇賽~我用手抓到一條大魚耶,我是人,不是棕熊。其實我沒有很會衝浪,也沒上過正規的課程,只是喜歡在板子上努力的往外划,然後盡量的站起來,雖然常常會整個人被浪噴出去,摔到清涼的海水裡頭,感覺就像一個人被打了四個叉--”爽”;管它到底姿勢對不對,噴就給她噴,人生不過是不停的try and error嗎?逐浪人爽朗的笑容在黝黑的皮膚下險的格外耀眼,從他們身上我發覺到,衝浪不只是個運動,而是生活的態度,下次,有機會跟我一起去衝浪吧!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