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親愛的系友:
今年,我們以無比期待的心情來迎接2008的到來。因為,不管是在對岸的中國,或是寶島的台灣;不管是台灣大學,或是昆蟲學系,2008無疑是令人期待的。今年,中國即將辦奧運;今年,台灣會有新總統;今年,台灣大學要辦八十週年校慶;今年,昆蟲學系要蓋新的昆蟲系館;今年,無疑是令人期待的!
今年,系上即將有二位新聘教師報到。其中,許如君博士專研東方果實蠅抗藥性,是1993年本系畢業的高材生,2004年獲得本校博士學位,可望於2月1日正式到職。另外,還有奧山利規博士,本籍日本,高中畢業後至美國求學,2006年獲得佛羅里達大學博士學位,目前在Rice University 擔任博士後研究,專研生態學尤其是理論生態與數理統計,可望於8月1日到任新職。讓我們歡迎新的生力軍加入,也讓我們用行動向各位系友保證,保證我們將會竭盡所能,讓母系、讓昆蟲學發揚光大。
今年,本校生物資源暨農學院即將推出植物醫學學位學程,第219次院務會議通過,本系吳文哲老師受命召集植微系、農化系、農藝系、園藝系、森林系等系所商討學程籌備事宜。本學程的設立,希望能讓往昔的植物保護工作更上一層樓。未來,我們會以更專業的訓練、更廣泛的課程、更長期的學習、更實際的磨練,來培養更稱職的植物醫生。除了服務農民,解決田間病蟲害問題外,也讓植物栽培、農藥使用、病蟲害防治等專業,能有跨領域合作的機會。期望,未來植醫、人醫、獸醫三者,能編織成一張綿密的保護網,守護著國人的健康、國土的保育、國家的安全。
今年,台大昆蟲博物館即將開張,柯俊成教授負責統籌各項事務,他已草擬一份贊助辦法,若經系務會議議決通過,可望於下次電子報發行時呈獻給您。屆時,希望您能共襄盛舉,希望由於您的關懷與參與,使母系得到成長與茁壯。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德國蜚蠊的費洛蒙談起

        前一期專欄談到德國蜚蠊(Blatella germanica)進入世界各地的經過,本期來談一談德國蜚蠊尋偶、交尾時所利用的費洛蒙(pheromone)。
        我們常在打掃房間角落或抽屜時發現許多蜚蠊聚在一起,這是因為牠們具有群聚性。已知在房屋裏群居生活的蜚蠊分泌聚集費洛蒙(aggregation pheromone),藉由這種化學訊息物質的作用,不僅可以加快發育速度,又比單獨生活時的發育整齊。但對德國蜚蠊而言,當生活空間變得太擁擠時,會吐出含有促進分散作用的另一種費洛蒙的唾液,來調節族群的分布密度。附帶一提,將這種群聚性發展得極為精緻的是所謂社會性昆蟲的白蟻。
        費洛蒙對蜚蠊生活上的作用不止於此,當蜚蠊長大交尾時又可分泌性費洛蒙(sex pheromone)來尋偶交尾,例如美國(洲)蜚蠊(Periplaneta americana)、日本蜚蠊(P. japonica)等雌蟲腹端的生殖口會分泌可引誘雄蟲的揮發性費洛蒙。但德國蜚蠊雌蟲的性費洛蒙並不具揮發性,它在腹部表皮被合成後,就隨血液運送到身體各部。因此雄蟲遇到同種蜚蠊時,會先以觸角摸一下對方的身體,以識別對方是否為可以交尾的已成熟雌蟲,確認後才轉換體位,把腹端向著雌蟲高高舉起。接著露出腹部背面的雄蟲從第七、第八腹節背面分泌誘惑雌蟲的物質,當雌蟲不堪誘惑,專心舔食分泌物時,雄蟲趁機伸長腹部,以交尾鈎緊緊捉住雌蟲的生殖口,達成交尾的目的。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農藥毒理研究室

        「毒理學」與「藥理學」是一體之兩面,皆是研究毒性物質(poison,all things are poison and nothing without poison.  Solely the dose determines that a thing is not a poison)之科學;而「農藥毒理學」著重於農藥對環境及生物之不良影響(adverse effect);個人自2007年8月1日起加入昆蟲系教學與研究行列,過去研究主題包括重金屬基因毒理(砷化物結合蛋白)、組織工程及生物農藥研發;加入昆蟲系後,將致力於農藥毒理之研究,包括生物農藥、昆蟲抗藥性等;合成有機農藥大量使用,帶動農業的蓬勃發展,然卻也造成環境的嚴重破壞,物種滅絕,甚至嚴重影響人類健康,尤其台灣單位面積農藥使用量為開發國家(如美國)之數倍,因而降低有機化學合成農藥的使用,提高產品安全性的需求日殷,使得抗藥性與生物農藥之研發愈顯迫切。目前之研究主題包括 (1) 發展以幾丁質(chitin)為標的的生物性殺蟲劑。(2) 以蛋白質體學技術鑑定圍食膜蛋白作為害蟲之防治標的。(3) 重要害蟲抗藥性機制檢測技術(抗藥性晶片)研發。主要以現今新興技術(如毒理體學toxicogenomics)為基礎,尋找新的防治藥劑;並期能整體瞭解與即時偵測昆蟲抗藥性之發生與機制,以應用於田間害蟲防治策略之調整,以有效達到防蟲與環保的雙重目的。目前參與教授課程有「昆蟲型態與功能」、「殺蟲劑毒理學」等,未來擬參與之課程也包括「基礎細胞學」等。實驗室甫於去年底整修完成,位於昆蟲館後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擁有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博士學位,目前任教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的徐堉峰教授,曾是一個高中成績不起眼、聯考英文拿鴨蛋的學生,升學路上經由文化大學森林系、植物系再轉入台大昆蟲系,大學頭三年讀了三個不同的系,在過程中,支持徐堉峰教授不斷往前的動力就是對昆蟲的熱情。徐堉峰教授相信,在文化大學的日子對他轉入台灣大昆蟲系是一段關鍵的時間:因為當初在文化大學,本身就對這些自然科學很有興趣,就會試著把相關的原文書給看懂,久而久之英文就變好了,甚至在大學考托福、GRE 都是名列前茅。因此,老師常常用此例來鼓勵英文不好的學生。
        談起徐堉峰教授跟昆蟲的淵源,就要從小學三年級講起了,起因於他的姑姑是國小自然老師,耳儒目染之下,徐堉峰教授便常常接觸大自然;回憶起當對軟體動物、貝類的熱愛:小時候由於資源缺,所以當親戚給了一個“螺“,便興奮的每天把玩著貝殼,但當初住在苗栗老家的他,並無法時常看到這些軟體動物 (精彩的都在海底),最多就等下雨天過後看看非洲大蝸牛,但昆蟲卻充斥在生活周遭的,於是童年便經常把昆蟲當成玩伴;在訪談期間,只要講起昆蟲這回事,徐堉峰教授總是非常的興奮,可見他對於這門科學的熱愛程度;昆蟲種類那麼多,為什麼喜歡蝴蝶呢?我們問道,徐堉峰教授靦腆的笑著說:怎麼說…哎!就很簡單的理由呀,起因為小學的時候看到紫斑蝶的蛹,就覺得,天啊!怎麼那麼美,爾後在大學時代也受了楊平世老師的影響,而一頭栽進蝴蝶的領域了。
        昆蟲系畢業的徐堉峰曾留在本系張慧羽教授的實驗室當研究助理,學習有關演化的理論,其間常常聽張老師講起以前在國外求學的事,因此一年後,徐老師便前往美國加州大學進修博士學位,而當初喜歡蝴蝶的他,選擇了蛾類的研究主題,於是在採訪小組訪問之下,徐堉峰教授又露出靦腆的表情,但其中帶有一點懊惱地說:我真是太過蠢才…,當初一直在找美國大學昆蟲系研究室的資料卻找不到有教授研究蝴蝶,因此找了一個做蛾類研究的教授,後來發現,原來研究蝴蝶的部份在美國是歸類在生物系或動物系之下的…。即便如此,在求學期間,徐老師與他的指導教授(當時美國鱗翅學會理事長)學習許多研究方法及應有的研究態度,在決定以日逐蛾科(Heliodinidae)當作博士論文題目時,許多專家都認為研究這個科不容易,因為標本太稀有了,但憑著一股對於昆蟲的熱誠,徐堉峰教授到處蒐集文獻標本資料,並隻身前往美國及墨西哥各地實查並推論此類蛾類食草,赫然發現這種蛾類不是數量少,只是其為日行性,體型又小,想當然爾晚上點燈是採不到的,最有趣的是,當徐堉峰教授推斷出日逐蛾科可能的寄主植物範圍後,在加州大學標本館的植物標本中,竟發現不少這類蛾的食痕,這對徐堉峰教授來說實在是好消息,例如徐老師曾一個人開著車去加州死谷 (death valley) 探訪,結果一下車就抓了一百多隻沒記錄的新種,因此也為此類蛾類得研究向前推進的不少;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幸運是會降臨在有努力準備的人身上,去做一件好的事,往往不需要太複雜的理由,只需要簡單的原動力,我們必須要時時充實自己,等待時機,也正因如此造就這一位台灣鱗翅目、蝴蝶的專家!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合唱團的感動

        在我大一下的時候,某天上完有機化學從共同教室走出來,腦子裡盡是些複雜的化學公式,心情有點煩燥,想說先去活大吃個飯暫時忘掉惱人的有機化學,而且填飽肚子才有力氣上下午的課,此時溫暖的太陽迎面而來,心中讚嘆了一下陽光的愜意,走著走著,我聽到了歌聲,因為自己就很喜歡唱歌,也很喜歡聽音樂,所以就被樂聲給吸引過去了,映入眼簾的是一群很有朝氣的合唱團學長姐正大聲唱著歌,當下他們就很熱情的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啊?喜不喜歡唱歌啊?等等問題,就這樣我迷迷糊糊的被拉入試唱間,也因為如此我就進了台大合唱團,老實說,我自從小學參加過合唱團後就再也沒有了,沒想到大學還能再次進入合唱的世界,真是非常奇妙。
        還記得第一次上台公演是在國家音樂廳,這對一個初入大學殿堂的大一生是多麼緊張卻興奮的體驗啊,這一切來的是這麼巧妙又自然,回想起練唱的辛苦,邊準備期末考還要邊驗收(大一的課業還滿重的!),真是不敢相信我居然能夠完成這艱鉅的任務然後站在國家音樂廳的舞臺上,站在舞臺上才感覺自己的渺小,但是聲音卻包圍著小小的我們不斷向外擴張,像X-星雲在宇宙裡不斷的擴大,感染全部的聽眾,深植他們的眼、進入大家的耳、感動聽眾的心,這感覺真的好棒,真的是”口唱心合”的感動,當下的悸動我永遠也忘不了。後來隨著年級增加,開始擔任團內的幹部,並且學著怎麼樣能讓活動進行更順利,或是怎麼與人溝通,這一切讓我們體會付出的重要,並且藉由歌聲將每件事和每個人都串起來,種種酸甜苦辣都是我最珍貴的回憶,因為有了他們我才能成長和夢想。音樂、旅行和咖啡是我歡的三件事物,無論走到哪裡,只要有音樂我就能感到舒坦,無論心情好不好都是如此,我一直在想像,如果哪一天能在異國旅遊,手中拿杯咖啡,耳朵聽著音樂,這就是在幸福不過的事啦!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神秘餐廳奇遇記

        某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我與摯友也就是本系優秀的研究生吳佳彥先生兩人又餓又冷,在寒風中發著抖,有如拱松露的小豬般搜尋可以吃的食物。此時,兩個人腦中不自覺浮出的都是熱騰騰的麻辣鍋。於是,我們在輕寒細雨中驅車前往以麻辣鍋店之多聞名於世的汀州路,準備找一家店撫慰一下我們受創的心靈,祭祭五臟廟。
        一到汀州路,赫然發現想吃的店不論是天X、天外X、飛天麻X、馬X全都要排隊等個兩小時左右,絕望的我們只好站在八方雲X鍋貼店的門口,自暴自棄地想說那乾脆吃鍋貼算了--這個時候,一道閃電般的靈感擊中我的腦,我突然想到就在那個地方,有一家我經過好幾年,卻從未光顧的神秘火烤兩吃吃到飽--鼎x春秋。
        走到這家店的樓下,有一位熱情的太太強力地發送傳單給我們,叫我們裡面坐,包君滿意。這時已經隱隱感覺到事有蹊蹺,簡直像是看到素還真淚眼汪汪時的各種武林前輩一樣,都會心驚說一聲:恩~有詐!可是因為飢寒交迫,又想說火鍋和燒肉再怎麼說應該也還好,於是我回頭問問吳佳彥:要吃嗎?而吳佳彥則說:好哇。於是我們就上樓去了。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唱歌

        其實為了要寫這篇文章,使我煩惱了相當長的時間,跟一般人比起來,我算是個生活很無趣又普通的人,每天的行程大概就是去上學,工作,然後睡覺,娛樂除了上網打牌看書玩電動之外,寫到這裡突然覺得自己相當糟糕,不過如果說真要跟大家介紹自己的話,我想還是要從唱歌開始。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非常愛唱歌的人,而平時感覺隨隨便便的我,對於唱歌也有著很大的堅持,雖然到現在都還無法克服在陌生人群面前唱歌會緊張的障礙,不過就算到現在我還是每天不停的唱著。
  對我來說,唱歌是有趣的學問,如果要把歌唱好,必須要具備許多的條件,身體狀況的條件,氣息的掌控,摩擦聲帶的力道和部位的拿捏等等,都必須要經過不斷的練習修正,由於我的聲音本身並不算是非常的好的,後天的練習就更加的重要,從高中開始,我就每天練習如何有著最正確的呼吸方式,希望能夠發出正確的聲音,而高中時代還不懂的唱歌,只是一味的追求音域,那時候腦中只有,別人能唱的我也能唱,像這樣的簡單想法,高中正好是信樂團出來荼毒年輕男性的時候,而那時候單純的我也跟別人在那邊一了百了,或是死了都要愛,現在想想真是對不起我的家人和朋友,難怪別人都說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不過小孩鄰居心情會變壞,我想就是這個道理。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電子報已發行至第四期了,在此要先感謝各位系友的觀看與關心,也感謝所有參與工作的人員。創設一個新的刊物,難免必須摸著石頭過河,在與美編—稑焜討論電子報的易讀性與美觀後,我們改變原本直接傳送到電子信箱的方式,而改以開啟新連結的方式呈現;我們最初的顧慮在於,如何能使讀者以最快速、直接的方式觀看到內文,但是以信件內文寄送很難顧及到版面設置與畫面呈現、也讓美編的工作事倍功半,在本期改用開啟新連結的方式以後,也希望各位讀者能不吝滑鼠的一"點",因為您的一"點",即是對我們最大的鼓勵。在個別欄位的部分,"實驗室動態"將會以較學術性的方式呈現,搭配朱老師的蟲蟲小故事,此外電子報也會嘗試尋求更多與大學部之間的連結,讓大小朋友在電子報裡都能具有自己的園地。
        此外,編輯室秉持一貫作業程序,讀者閱讀本期內文後,可能會發現本期電子報內含堅定友情,此一巧妙連結,純屬巧合,或是個別作者之心靈相通,與編輯室無關,故特此聲明!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