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送走了三月的杜鵑,隨著,羅斯福路兩旁的木棉接續演出,昔日您在木棉道上留下的身影,也隨那棉絮飄盪在四月的杜鵑花城。

椰林大道二旁的樟樹,以令人驚豔的翠綠,正式宣告春天的到來。這幾年,母系也以令人讚嘆的速度飛奔向前。今年,是昆蟲系獨立十週年紀念,我們規劃於八月舉行系友大會並慶祝成立十週年。屆時希望您能共襄盛舉。

系上今年新聘任的二位老師,許如君老師已經到校,並開始她人生另一段苦行。奧山利規(Toshinori Okuyama , email:phidippus@gmail.com)老師則訂於七月報到,他的專長是生態學、統計學,對此領域有興趣的同學有福了,他說歡迎大家隨時跟他聯絡,討論功課或研究。此外,今年擬新徵聘一位人畜共通疾病老師,已經成立新聘教師甄選委員會,由我、柯俊成老師、黃榮南老師和生農學院二位老師組成。目前已經完成刊登徵才啟事,預定五月30日截止收件。敬請各位系友踴躍推薦,為系舉材。欲知詳情如何,請看母系網站分解。

三月初,台大舉辦杜鵑花節大學博覽會,黃榮南老師率領系上同學熱情演出,使台大昆蟲系成為莘莘學子心目中的首選,我們在大學聯考的排名也穩定向前推昇。三月中,研究所放榜,經過激烈角逐,共錄取甲組7名,乙組5名,加上甄試錄取5名,今年總共錄取17位新研究生,他們已經完成報到,將在七月起,展開另一場披星載月的研究生涯。四月15日,博士班招生開始報名,我們將招考5位博士生,敬請有意更上層樓者,踴躍報考。

令人期待的新系館籌建,也進行順利。目前學校已請建築師完成初步規劃,預定分二期興建。第一期建築經費已經籌足,預定六月完成規劃送校園規劃審議委員會審議,年底開始興建。如果一切順利,我們將在二年後有新系館,在中非大樓的老師可以先遷入。等第二期蓋好後,所有老師將遷入。原有座落蟾蜍山下的昆蟲館,將規劃成立台大昆蟲博物館,除改善館藏設備外,也將展示標本供社會大眾參觀。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蠶寶寶的食性上動腦筋

        俗稱蠶寶寶的家蠶,學名為Bombyx mori,是「取食桑葉的家蠶」之意。而桑樹的學名為Morus bombycis意指「屬於家蠶的桑樹」。過去養蠶必先種桑樹、採桑葉,因為家蠶是只肯吃桑葉的典型單食性昆蟲,兩者之間維繫著焦孟關係。
        家蠶為何只肯吃桑葉?起初專家們認為桑葉中必定含有誘發家蠶食慾的特殊成分,但經多種試驗結果證實桑葉中並無這種特殊物質。只不過其他植物都含有家蠶不喜歡取食的物質罷了。而桑葉只不過是唯一不含此類忌食性物質的食物,使得家蠶得以取食牠而發育。所以,用火燒毀或剪掉家蠶的味覺器小顎鬚時,牠們能吃些蘋果,甚至蛋糕。由於牠們吃得很勉強,發育當然大不如以桑葉飼養者,吐絲、造繭量也差,根本不符生產絲繭的經濟原則,但此舉無疑地打開家蠶利用的新局面,日後經過多次篩選育種,大幅改善家蠶的造繭力。
        透過遺傳基因的分析,也明白家蠶的食性由牠的基因所控制,且廣食性為隱性遺傳基因所控制。既然經過雜交可以育出這些肯取食甘藍、紅蘿蔔、蘋果葉等的家蠶,現在不但可以此類食物取代桑葉養蠶,更可以把這些廣食性家蠶利用於菜市場垃圾的處理上,如此可節省不少垃圾清潔處理費,還可獲得有機堆肥及養蠶成品。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害蟲抗藥性管理實驗室

        本實驗室以昆蟲抗藥性為主要研究範圍,應用抗藥性管理為目標。研究方向可分為幾大部分;一為抗藥性機制探討,針對新穎藥劑或未知抗藥性機制的部分,進行研究。如以RNAi技術探討東方果實蠅 (Bactrocera dorsalis) 對賜諾殺的抗性機制;或開發神經電生理平台探討抗性機制(和楊恩誠老師合作);或檢測相關代謝活性在抗性上的貢獻;或比較感、抗性蟲抗性標的之差異,進行分子抗性機制探討;二為開發偵測抗藥性的方法,針對國內重要害蟲,開發生物檢測、生化或分子偵測等方法,進行國內重要害蟲的抗藥性評估。另一部分,為瞭解抗藥性對適存值 (fitness) 的影響 (和吳文哲老師合作),探討東方果實蠅不同抗性品系間和感性品系生命表之差異。最後希望應用偵測抗藥性之技術和配合不同抗性機制,能應用於田間抗藥性之管理,進行蟲害管理。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和藹、親切以及隨和是我們第一次與王老師見面印象;從開始訪談到結束,王老師的話夾子始終沒停過,由此可見王老師非常熱於與學生分享生活經驗以及開導學生。沒錯!事實上王老師的的確確是這樣的一位柔情男子,而對於曾在學思歷程中幫助過他的 朱耀沂,朱老師以及 林飛棧,林老師,他總是懷著感恩的心,不時在嘴邊提起,又由此可見得其不忘本的台灣草根性。
        王清澄老師談起求學經過,當時台灣要出國是相當困難的事,記得當時出國還是從松山機場出去的年代,出國一事,是非常光宗耀祖的,你一個人要出國,所有親戚朋友都來送你,但是在此背後,留學生同時也必須在異鄉背負著親情的壓力、以及面對外面世界的文化衝擊,而就是在這時代背景中,王老師前往美國攻讀其博士學位。
        訪談中,王老師侃侃而談在國外生活所遇到的人、事,提到國外遭受種族歧視時,王老師也不諱言的說確有其實,但樂觀的王老師說:「我覺得人就是要過一些苦日子,有了吃苦這回事,你生活的豐度才會提升。」一種心境上的轉換,會讓你的生活更快樂;王老師提到:記得當時住在宿舍時,左右兩邊的鄰居與我見面都不打招呼,當時覺得你們是怎麼搞的,但某次下雨天車子輪胎卡在泥濘中,有一位鄰居二話不說,馬上就出來幫忙,噴的全身都是泥巴,等車子脫困後便默默地走回去;另一位鄰居則是都不理人,記得在一次小衝突之後,過幾天我要去學校辦事,發現櫃台小姐是她的老婆,我心想完了,若是在中國社會中,這樣鐵定會很慘,但是實際上並沒有發生任何刁難的事情,此時我才發現其實歧視這種事情,是自己本身所造成的。再提到當初當兵的事,一般男生對於當兵總是抱著害怕或著逃避的心理,王老師則採取正面態度面對當兵這件事,將其視為一個必經的過程,現在常聽到學生想要休息,甚至流浪一陣子,而當兵正好是讓頭腦最放鬆的時候。由此二件事,更可見得王清澄老師豁達開朗的個性,尤其我們更應該學習王老師面對逆境時,心境轉換的功夫,把吃苦當吃補。對於學生的心裡開導,王清澄老師也有自己的一套哲學,便是多多接觸,再做決定,面對想要就讀博士班的學生,王老師會反問你真的想要讀博士班嗎?或者應該多看看外面的世界,給學生一個正向思考的空間,是王老師一貫的作風。
        對於目前求職環境以及親身體會,王老師體會到自己現在也必須與學生共同學習,共同討論,因為自己剛拿到博士學位時,分子生物這些東西才剛起步,很多新的技術都必須再重新學起,王老師也自嘲說在技術方面總是被學生追著跑,而同時被新時代爆炸的資訊追趕著,對於從事科學研究工作,王老師總是帶著熱誠,抱著正確的心態,才能走的長久!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休閒生活—單車

        我從小學就學會騎單車,小時候和鄰居在死巷子裡騎單車遊戲,但隨著搬到台北市來以後,單車就只是我的通勤工具罷了,自從大二有了機車以後,騎單車更只是在台大裡跑堂用,直到05年我大學畢業時,一位熟識的體育老師送了一輛入門登山車給我,開啟了我的單車休閒生活。當時我還在新竹服役,一開始也只是近郊騎騎,有次收假就帶著行李拿了本地圖,就從台北騎去新竹收假,後來被長輩責備,所以長程旅行就被禁止了,直到我退伍才解禁。06年3月為了比三項運動(游泳、單車和路跑)自己買了部公路車,這也是我第一次參加有關單車的比賽。07年的寒假,因為已經退伍了,所以整個寒假有將近20天是在單車旅遊,去騎了花東縱谷、南橫、北橫、宜蘭和新竹,也結交到不少單車同好,同年暑假參加了大專院校的武嶺會師,再加上今年寒假才剛騎完的新中橫,台灣四條橫貫公路我都用單車征服了。
        騎單車不只是種運動也是種休閒,到大自然中不會聽到引擎的吵雜聲,只會聽到自己的喘氣聲,在克服完重重的上坡,接著就是享受速度的下坡(雖然有時也很恐怖),用單車去旅遊各地,對於各地會有更深的體驗,不會只是坐在車上睡覺,到達目的地才醒來,經常會在路上看到美麗的景色,或在小徑裡發現有趣的村落。有人說在台灣一定要有三項遊歷--泳渡日月潭、單車環島和攀登玉山,可以說是另外一種三項運動,我已經完成第一項了,有機會我還會去完成單車環島,用騎單車的方式去體驗台灣的美。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光之州的陽光男孩

        因實驗上的需要,繼2006年的暑假後,在今年的農曆年,利用整個寒假的時間,我又回到熟悉的Gainesville, Florida,找鞋匠先生(Dr. Shoemaker)玩耍。我想我就以這一個多月我在美國所經歷的點滴,跟大家分享一下吧!這趟旅程從第一天開始幾乎沒有冷場過,每一天對我而言,都有許多不同新的體驗,新的感觸!
        下飛機的那天是星期五晚上,巧遇美國的國定假日,鞋匠星期五一大早就已經帶著全家出遠門,只留下藏在門前腳踏墊下的大門鑰匙,還有一張請我幫他餵貓的紙條,偌大的屋子裡,只有一個人,一只跟我一起流浪天涯大皮箱,還有兩隻貓。一整個週末,我都在昏睡,睡起來就煮東西吃,預計要吃3個禮拜的泡麵,竟然在短短三天內就被我消耗殆盡,只能說,有泡麵能吃直需吃,莫待沒有泡麵時就欲哭無淚。
        大概是在第三天吧,我答應作鞋匠要跟他一起去運動。前往附近公園的路上,他不斷跟我說,他會讓我知道什麼才叫作真正的運動,什麼是可以讓我成為真男人或真正籃球員的運動。本想,我這種打籃球的男子漢,有什麼好怕的,不過就是運動嘛,應該是 piece of cake!半小時過後,guess what! 我整個人抱在一旁的欄杆,兩腿發軟外加喘不過氣,看著在一旁偷笑的鞋匠,我有中計的感覺。在回家的途中,鞋匠才說以前在威斯康辛大學的時候,除了教授這個正職外,他的副業竟然是體適能教練,這才解開了這些地獄訓練的謎團。(編者註:是這樣瘦的嗎?)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