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各位系友及同學們:

時序進入五月了!脫下重重的外套,驚蟄過後的蟲兒們,也開始大展身手!

系上四月接連開了二次系務會議,其中,討論新建系館及搬遷事宜成為重點。目前新建系館案已經送到校園規劃委員會審查,原則上審查通過後即可動工,預定二年內完工。完工後,現在暫棲中非大樓的老師們就有新家可住。

新系館完工後,我們必須歸還原使用空間,其中,包括昆蟲館。昆蟲館歷史悠久,見證我國昆蟲學發展軌跡,自1928年臺北帝國大學成立時,即有日籍昆蟲學教授素木得一負責昆蟲養蠶學講座。1936年,臺大昆蟲館隨即落成,至今已經超過七十年,是台大數一數二的古建築。若歸還學校作其他用途,無異強推美女入風塵。因此,系上所有老師均展現強烈意志,要捍衛昆蟲館。

本系已規劃成為台大博物館群的一員,將成立昆蟲博物館。目前由柯俊成老師負責籌畫,整修一間原來教室作為展示空間,除供本系師生研究教學外,亦將開放給外界參觀。為能強化展出內容及擴大展覽空間,本次系務會議通過「國立台灣大學昆蟲學系標本館募款計畫」如附件,敬請各位校友及師生踴躍捐款。如果捐款充足,我們即可向學校爭取將整個昆蟲館作為台大昆蟲博物館。屆時,不但可以保留昆蟲館的使用,也能留住所有台大昆蟲人的共同記憶。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虎頭蜂闖的禍為什麼增加

        近年來在媒體報導中常可看到虎頭蜂(胡蜂)螫人,或在住宅區發現虎頭蜂窩,請來消防隊員摘除等等的報導。為什麼會這樣?這當然是因為民眾對虎頭蜂的關心度及警覺性提高,但原因並非如此單純,另有讓牠們增加的環境因子之配合。其中最主要的因子應是住宅區向山坡地擴大。
        由於都市地價暴漲及生活條件惡化等原因,原來屬於山林的丘陵地被開發成新社區。而這些地方原本就是虎頭蜂──尤其是黃胡蜂 (Vespa simillima)──生活的場所。黃胡蜂通常在大樹的樹洞、土中築出直徑達80公分的巨巢。當我們為了蓋房子而砍伐樹木破壞牠們的棲所時,適應力較強的黃胡蜂順勢在我們的屋簷下、牆壁間隙、通風口等處所造巢。這種利用人屋的處所,讓黃胡蜂得以避開天敵、強風暴雨的破壞;加上這類社區附近仍保留著一些山林,它們是黃胡蜂幼蟲的食物──鱗翅目幼蟲的滋生地,因此黃胡蜂能在此安居並繁衍後代。
        第二個原因是從遠處遷入。台灣目前的主要造林樹種為杉木與柳杉,這些針葉樹林裡的昆蟲相原本就比較單純,加上單一樹種的造林措施,使得昆蟲的存活數銳減。如此一來,不易得到幼蟲食物的虎頭蜂只好搬到人居的新社區附近築巢,替自己的後代覓食。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昆蟲系統分類研究室/ 我們的法醫昆蟲學研究

法醫昆蟲學應用在刑事案件偵察上主要可能提供如死亡時間、死亡地點或死亡原因的推估。昆蟲在屍體上的活動與生長模式是可以預測的,一旦發現超出預期結果的昆蟲資料,顯示此屍體必然經過了某些非自然的因素所影響。利用昆蟲的種類、分布、發育速率及消長模式等資訊,有助於釐清這些問題。法醫昆蟲學是一個多領域甚或是跨領域的學門,簡單來說,法醫昆蟲學就是一門應用所有可能的昆蟲學及其相關知識來解決法律所關心問題的科學。作為一門實事求是的科學,法醫昆蟲學不應被過度誇大渲染,任何呈現在法庭上的證據,都必須接受最嚴格的檢視與考驗。

第一個嚴峻的考驗在於如何正確無誤的判斷我們所面對的昆蟲種類。我們了解在屍體上可能出現的昆蟲種類涵蓋極廣,任何一位受過專業訓練的分類學者終其一生也僅能專精於一或少數幾個昆蟲類群,然而;屍體分解過程中所吸引而來的各類群昆蟲繁多,如何鑑定牠們顯然就是一個很大的難題。昆蟲分類鑑定於是成為一個不得不優先完成的課題,2000年開始我們選擇了屍體分解初期的蠅類鑑定作為進入這個領域的首要工作。截至目前為止,法醫昆蟲學的主要應用方向仍以估算死後間隔時間(PMI)為主,所以針對那些屍體分解早期的昆蟲,特別是麗蠅,瞭解其種類及其發育生活史,是一個具有立即明顯效益的投資。

由於蠅類形態的差異不易區辨,高度依賴雄蟲生殖器形態的分類系統,在刑案現場的採證標本上顯得有些難以達成。我們意識到開發替代鑑定系統的急迫性;然而在眾多形態特徵中找尋替代特徵的工作,基本上是非常枯燥而冗長的。對於殘缺破損的樣品中找尋穩定可信賴的分類特徵,其難度是可想而知的。而幼期的鑑定系統開發其難度往往更勝於成蟲,還好分子技術的便利性,使得其說服力能獲得較高的提升,我們開發了簡易的種類分子檢索表目的,其實也只是希望落實並強化研究的實用層面。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看到這個頭銜,許多系刊讀者首先一定會感到著非常驚喜,接著輕皺眉稍,腦子裡想著,這號頂著宏碁光環人物,真的是本系的系友嗎?那麼請各位鬆開您的眉頭,睜大您的眼睛,不要懷疑!!!這位畢業於民國五十四年台灣大學植物病蟲害學系而目前正擔任標竿學院資深顧問的 王振容 先生,就是本期系刊所要訪談的傑出系友。
        而當我看到這一次訪談名單時,心裡的第一個疑問便很快的產生:這位王振容先生,真的是我們學長嗎?那為何跟宏碁有關呢?當然,這也成為訪談當天我們的開場白,而此次的訪談雖然是所有訪談中最簡潔的一次,但王振容先生除了配合我們問與答之外,還從其過去在企業界中的經驗,給我們一些省思與建議,可以說是相當受用無窮。主要的問題如下:
問題一、請問王振容先生為何會由昆蟲學這個領域轉向至宏碁電腦?
王振容先生:
其實我都是學以致用,畢業後所接觸的都是與所學有關,在民國五十八年時進入美國海軍醫學研究所,進行有關蚊子、病毒及組織培養的相關研究,其後經由高考而進入經濟部國貿局,在民國六十二年時,便進入美商公司開始從事化學農藥相關及行銷工作,而在美商這幾年來,獲得到許多有關人力資源管理的經驗,而這也是奠定了日後在宏碁電腦人力資源管理方面的實力,而當為什麼會進入宏碁,其實是因為當初宏碁電腦在民國六十八年時,正好缺一個人力資源管理的行政經理,這方面我的經驗較多於是就進入了宏碁電腦,而隨後的十幾年,我所從事的都是與人力資源管理相關的行政工作。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借我皮鞋到台北

大學的時候參加了以遊山玩水為主旨的社團,總喜歡往外跑東看西看,除了賞美景,學著認識蟲魚鳥獸的名字之外,大概是性質相近,也偶爾會有造訪部落的機會,這是某一年預計出海賞鯨的未果後,意外的進到了當地的部落,也有了第一次的接觸經驗。
這是篇有點年代的遊記,時間大概是零二年的八月。把它重寫,並添加了一些自己的東西。

沿著花蓮的海岸公路走,向由抬頭望是山,向左低頭看是海,經過的地方都是些純樸小鎮。有時一大片荒煙蔓草巨石中,只有兩三棟小屋。在這個山與海如此接近的地方,我們遇見了打赤腳的人。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亞洲地區水稻飛蝨類害蟲生態及管理研習會與會心得

        個人目前於嘉義農業試驗分所植物保護系服務,主要工作為接續本系鄭前主任之糧食作物(特別是水稻)害蟲研究,迄今已七年。但因近年蟲害研究業務種類及數量增加等因素,仍需負擔其他工作項目,諸如嘉義地區之入侵紅火蟻、鳳梨外銷供果園等害蟲研究。但整體而言,仍以水稻害虫為主要研究項目。
        水稻飛蝨為遷移性害蟲,在東亞地區,其發生源(終年繁殖區)主要在中、北越及海南島,隨適當氣流遷飛至大陸華南繁殖,再遷飛至台灣、韓國及日本。其族群在台灣雖可以少量越冬,但大多數由北越、大陸華南地區及菲律賓之呂宋島遷入,發生量及所造成之為害程度與外地遷入之族群量具密切關係。東亞各國對此類r型害蟲之防治方法,多以抗蟲育種及藥劑為主,久之,更造成生物小種、抗藥性及次要害蟲取代等問題之迅速產生,連帶影響遷入地區對該蟲管理策略之擬定,此為東亞許多國家對遷移性害蟲仍相當注重之主要原因。
        2007年12月初,筆者受邀前往日本九州參加亞洲地區水稻飛蝨類害蟲生態及管理研討會並發表論文,受邀與會者尚包含泰國、越南、菲律賓、中國及韓國等東亞地區水稻害虫主要研究專家學者,內容涵蓋褐飛蝨生物小種的演變、抗藥性情況、近年來與褐飛蝨遷飛有關之生態、遺傳及管理等研究成果。筆者在會中則以「台灣水稻褐飛蝨及白背飛蝨發生趨勢及現況」為題,論述兩種稻飛蝨在台灣之發生演變及現況。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