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各位系友及同學們:

        學校開始放暑假了!對很多學生及老師來說,都可以暫時鬆一口氣,準備下一階段的衝刺!!
        今年畢業典禮,我們特地為畢業生舉辦撥穗儀式,當天熱鬧非凡,原本登記參加 人數為120人,但當天會場擠爆,粗估參加人士超過200位。雖然準備的餐點不足,但是大家仍然神采奕奕,熱情洋溢。系上老師幾乎全員到齊,身著博士袍與畢業生合影及撥穗。
        今年度新聘教師徵聘工作已經完成第一階段,共有二位優秀人選進入第二階段,預定於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九點半起,分別在中非大樓104室公開演講,敬請大家踴躍出席,為系舉材。我們將準備問卷,收集聽眾對演講者之評價,作為系上教師投票參考。
        六月30日,昆蟲研究所碩士班畢業同學論文口試,今年共有蔡雨軒等十四位順利完成碩士論文口試,另今年將有六位博士班同學畢業,他們將完成階段性學習,勇敢踏出校園,迎向璀璨人生,我們齊聲祝福與恭喜他們。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糞金龜潛在的利用價值

        腐食性昆蟲取食腐植質、屍食性昆蟲取食動物屍體、糞食性昆蟲取食動物糞便維生。這些昆蟲因為取食的是令人噁心的東西,讓人感覺牠們很骯髒。其實有了牠們,自然界才能維持乾淨;若是沒有牠們,這世界將橫屍遍野、滿地污物;所以牠們有「自然界的清道夫」的外號。本文介紹的糞金龜就是糞食性昆蟲的代表種。
        顧名思義,糞金龜是以動物排遺為食的金龜子,全球已知約有八百餘種,台灣也有近一百種的記錄,從體長5~6公分的最大型、以大象糞便為食的大王糞金龜(Heliocopris dominus),到體長不及1公分的閻魔糞金龜(Onthophagus spp.)都有。就以分布在熱帶亞洲的印度象(亞洲象)來說,牠體積龐大,食量驚人,一天的排泄量重達50~60公斤,相當於一個人的體重。在印度象活動的地區常可看見大王糞金龜,牠們多為夜行性,通常在夜間成千上百隻地飛翔聚集在象糞上,以雌、雄配對的合作方式製造產卵、育幼用的糞球,並將它埋在土中。雖然大象的排泄量很可觀,但並非隨處可見,因此糞金龜之間為了搶奪糞便,競爭相當激烈,動作不得不快。一對糞金龜一夜間可製造直徑約7公分的糞球,埋在土中並產卵,到天亮時數十公斤的象糞已消失殆盡。其實不僅是大王糞金龜,其他糞金龜在處理動物排遺一事上也是功不可沒,這就是我們走進森林、原野,甚少看到野生動物排遺的原因。
        令人驚訝的是,動物排遺本是病原微生物的滋生地,但這些長期與它接觸、甚至以它為食的糞金龜卻不會生病。已知昆蟲體內具有相當於人類白血球的食菌性血球,但這些血球的作用到底有限,此時扮演重要角色的是抗菌蛋白質(antibacterial protein)。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實驗室以生物時鐘為研究主題,凡與日週律動有關之範疇,從微觀的分子生物領域(例如:週期基因 period 之研究)一直到宏觀的生態領域(例如:黑棘蟻的superorganism 超個體日週律動行為之研究),皆屬本實驗室感興趣的研究對象。
  以細胞生物學領域為例,已知生物時鐘日週律動之節律器(pacemaker)為細胞層次,所以稱為「時鐘細胞」。週期基因所產生的蛋白質(PER)是調控日週律動的核心蛋白質,而色素分散因子(Pigment Dispersing Factor,PDF)和黑化誘導神經肽(Corazonin,CRZ)是兩種日週律動輸出因子(output factors),本實驗室使用這三種與生物時鐘日週律動調控相關之蛋白質為標的,利用免疫染色法,染出德國蜚蠊(Blattella germanica)以及雙紋姬蠊(B. bisignata)腦部暨胸腹神經球中時鐘細胞與其神經纖維的位置和走向,從而建構出這兩種蜚蠊姊妹種中樞神經系統中調控日週律動的神經網路。
  德國蜚蠊和雙紋姬蠊是親緣關係極為接近的姊妹種,具有類似的per序列以及多項相似的生理和行為特徵,但具有不同活動行為。在此二蜚蠊的中樞神經系統中,PER 的分佈皆為在視葉每側具有三群主要時鐘細胞群,在前腦每側具有兩群與內分泌調控有關的細胞,在中腦、後腦、食道下神經球以及胸、腹神經球中僅具有少數細胞。PDF在視葉每側也具有三群細胞,並與 PER 的細胞位置完全重合。CRZ 在視葉每側具有兩個細胞,不與 PER/PDF 重合,但在空間位置上緊密相連,並有神經互相連接。
  因為此三種時鐘蛋白質在兩種蜚蠊中樞神經系統的分佈並無差異,其不同的活動行為可能由 perpdfcrz 的下游基因調控。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正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本次傑出系友專訪,編者果真不惜辛勞為大家跋山涉水,訪問到目前旅居紐約的年輕一代的動畫圖像藝術家 --- 劉耕名。
        劉耕名(學長)出生於 1978 年的台北市萬華,從小就喜歡畫畫與探索大自然,並展現過人的天賦,征戰各個兒童繪畫比賽並獲得不少獎項,不過他從未接觸過正規的美術教育,而這也是為何學長目前的插畫作品,仍維持著濃厚的童稚拙趣。而在 1997 年,他以徵試第一名的成績進入台大昆蟲系,在昆蟲系的日子裡,他跟昆蟲系其他男生一樣瘋過鍬形蟲,台大、長角、高砂深山,圓翅鋸,漆黑鹿角…這些”夢幻鍬” 曾經佔滿了他的生活,用一臺機車與相機穿梭於烏來、福山及北橫,並且將台灣之美深深烙印在心底。
        為何會從一位昆蟲系的學生,蛻變成一位傑出的藝術創作者呢?原來在 1999 年,學長大三的時候,他便一人隻身前往紐約遊學,在初嚐這顆充滿藝術與文化的大蘋果後,再次激發他幼時對藝術創作的熱忱,也因此奠定未來前進紐約進修的志向。而上天似乎也有意將此位人才導入藝術創作的領域,在 2000 年,學長大四時,參加時報廣告金犢獎,初試啼聲的他就一首拿下平面銅犢獎,而該比賽是專為廣告系學生所舉辦,因此得獎的也多為專門科系學生,對一位就讀台大昆蟲系的劉耕名,此得獎的資歷就更顯得不同凡響。而在 2004 年退伍後,他也如願申請到去紐約視覺藝術學院電腦藝術系就讀 - School of Visual Arts MFA Computer Art,而他的畢業作品為執導動畫-travel diary,而此以作品也成為第一位獲得 Adobe 設計成就首獎、入圍學生奧斯卡動畫、德國數位影展 bitfilm 首獎的台灣人,此一輝煌紀錄,堪稱的上是藝術界中的王建民,將台灣的名號再度打響。該作品亦在國際 50 幾個影展,15 個國家中展出,也被收入在知名設計類雜誌 stash dvd magazine,print magazine,3x3magazine 中。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研究生心得

        關於這堂Seminar課程的感想,這其中也包括我將在碩士論文 ”誌謝篇” 的內文,我想在這裡藉由這個機會,分享一下我的心得。

        首先,非常感謝大力促成 ”英文專題演講” 的老師們,沒有你們的Push,也許今天我仍然使用我的母語在這裡報告。不可否認的,每當我面對上台前的預習,或準備時的緊張和不安,都曾令我感到頭疼或沮喪。可一旦跨越了,相信我或在座每位學生,其英文報告的能力,或多或少都有所進展。畢竟,國際語言是英文,並且在科學的領域中,英文終究是最基本的工具。唯有透過這等語言以為橋樑,當我們閱讀Paper、甚至是國外任何的期刊或報導時,我們的視野和見解得以擴展和延伸。每當我回頭去省視「每半年就來一次」的震撼教育,內心多半是感激的!「沒有壓力,就不會有所成長」,這是我的指導教授—王重雄老師,他常掛在嘴上並予以耳提面命的一句話!終究,人唯有在適度的壓力下,才可能成就某一些事,或創作另一種可能。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故事沒道理

        大家好,我是黃祥庭,高雄大學生命科學系畢業,因為大學實驗做了三年魚病、蝦病,卻總是把注意力放在窗戶外漂亮的毛蟲為何會變黑,於是決定踏入這個種類多到算不完的領域,換換口味,畢竟殺魚比殺蟲要麻煩的多,ㄧ不小心就會被魚尾巴甩的滿身黏。
        好,在非常老古的開頭後,接著就是要跟大家打打嘴砲了,看到前面有好多人分享的故事都很帥氣,對於「 為人正直剛毅木訥」的我,要打這篇文章簡直比考研究所還難,經過我花了三秒鐘的思考,就趁我剛打完大生杯還很熱血,來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爽度滿分且美白健身的運動吧!
        我從國小開始跟我老爸一起執拍,扯了好久的「後腿」,小時後記憶中最深刻的,是去一個不知名的國小比賽,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打比賽,緊張到球拍拿不穩、雙腿發抖、呼吸困難、膀胱無力,而且場地很滑(絕對是中興大學的好幾倍滑),結局當然被修理的慘慘慘,不只在地上瘋狂打滾,丟拍,還跟隊友互撞(隊友是女生!我承認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國中,開始做夢以為自己是Jordan,可是身為「火柴人」的我,在胖子如林的球場上,只有被推倒的份,所以高一時,我又回鍋打羽球,當時正選拔第一屆羽球校隊,運氣不錯的進了校隊,可是因為場地太爛(大理石!這真是我見過最厲害的訓練地點)!而且要中午練習!一個星期後我就自動退出了,理由是我不想在地上一直打滾…。所以高中三年,還是靠著姿勢怪異的外線,跟打羽球斷練出來的速度跟彈跳力,在胖子林立的籃球場上呼吸著微薄的空氣,上了大學,一開始還是打籃球,可是因為一直受傷(大學的籃球都是比大支的…),為了避免英年早逝,我決定在回鍋系羽。因為基本動作稍為比其他人紮實一點,嘴砲又打得比別人強太多,所以大學四年,我便以客觀專業且中肯的解說,當了快四年的教學,參加過許多比賽,每次總是和冠軍無緣,其中最失落的ㄧ次是在大三的系際杯,因為有好一陣子沒在練球,導致錯失冠軍。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不只是山,那是我的家

        曾經作一個夢,夢境起源於山中的部落裡,有顆不滿足的心靈崛起造反,於是殘殺與逃亡繼起。乘著浮木順溪流而下,僅有一個女孩倖存,她擱淺於平緩的溪床淺灘,被來自文明的伯伯撿回家。女孩順利地進入文明體系,接續的人生也得到一項又一項的獎章。時光飛逝,重病臥床的那天,她望著牆上的獎章往回推演,努力地搜索著時間記憶中最古老的片段,但回推到一個點,就想不起來了,她不記得她是打哪來的!像是被洗腦,那種滋味好是痛苦。她開始質問自己:我是誰?我是不是遺忘了我是誰?身上流著的是什麼血?什麼才是我真正的使命?我到底在哪裡?又該在哪裡?我來到這裡,用這裡的方式即將過完我的人生,可是我到底是誰?如果我不在這裡,那我又會以什麼方式過人生,以什麼方式存在?
        我愛山,喜歡登山,懵懂的國中歲月就興起了大學要參加登山社的念頭。雪山東峰是第一座造訪的高山,在16歲那年,回來後興奮地說著心裡的想望,卻慘遭勸誡。而後,乖巧地壓抑著、按耐著想親近山的渴望,直到大學第一年結束。再也不能等待,不能放棄,想著,人生也就那麼一回,過了就不會再回來,也不再有機會,難道,真要捨棄心中深刻的渴望,裝乖巧一輩子!?那個夢境,或許詮釋了想上山的心情是一種追尋,而並不屬於逃離。在山的懷抱裡,就像回到了家那般地輕鬆、自在。伴著青山綠水月光星空,我可以安然地微笑入眠,彷彿就該生於此,活在此。在山的懷抱裡,我才有真正的平靜。在通往山的路徑,在找尋的路徑裡,像是同時在找尋生命中一個個問號的答案。
        最初,嚮往的是台灣獨特的高山風貌。想透過山社,帶領我一親芳澤。沒想到,故事最後並不只是那麼簡單地發展,這些日子來,走過的高山並非如此地多,但意想不到的收穫往往又更加地寶貴!那就是山林勘查。親身經歷才知曉,冥冥之中更吸引我的,不只是山而已,而是勘查精神,勘查過程。打開等高線地圖,劃上稜線、水線,從這個點出發,目標可以是某座山頭、某條溪畔、某個遺跡,或某些生物活躍區域,路徑可以隨你設計,想上稜、下稜、過溪或是腰繞,在山水山水山中漫步。所謂的路徑,本來就是人走出來的,但走沒有路徑的路徑尋寶,才是山林勘查最大的樂趣!每條勘查路線,就像是一個夢,有創意的規劃、團隊的經歷、一同完成的成就感,或許也像是實驗團隊去完成屬於它的研究計畫。遙遠的路途、身體的疲憊卻有著滿山滿谷的流螢、山羌、山羊、山豬等野生動物陪伴,也不那麼孤單,尤其還有帥氣的水鹿角可以撿呢!更重要的是,台大山社的寶藏不止在於帶你登高,它匯集著不怕險阻,無論大風大雨、飢寒交錯都能相互扶持、信任一同走過的夥伴。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