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各位系友及同學們:


        揮別了暑假,九十七學年度已經開始了!!新生已經辦理辦到。
        系學會於暑假期間,舉辦小迎新,讓一隻隻小小昆蟲,產生了兌變。小迎新時,我應邀和他們說話,看到這批新的昆蟲,讓我感受到蛹之生的力量。看到他們帥氣的臉龐,一股莫之能檔的氣概,就像剛羽化的蝴蝶,等待翅膀張開,等待遨翔天際!
        今年,我們推出一門「昆蟲學之路」新課程,邀請全系老師及傑出系友講授,希望能讓大一新鮮人,早日一窺昆蟲學奧秘,早日做好生崕規劃,為將來鋪設一條便捷之路。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田鼈為什麼不見了  朱耀沂老師


        田鼈是水棲昆蟲中體型特大的一群,至今全球所知的田龞有三十餘種,都屬於Lethocerus一屬。由於田龞的觸角隠藏在複眼之下,牠的學名由希腦語的被忘記(lethe)與角(ceras)所組成。順帶一提,在羅馬神話中有一條名叫Lethe的河流,據說喝了這條河的河水會忘記過去的一切,或許因為這個故事,飛行在樹蔭間的蛇目蝶科、蔭蝶類都以Lethe為屬名。
        田鼈的分布以中南美洲為多,約有二十種,其中包括體長達11~12cm、超大型的南美巨田鼈(L. grandis)。有些書上說南美有體長達30cm的巨無霸田鼈,這種記載是很不確實的。台灣有悌氏田鼈(L. deyrollei)和台灣田鼈(L. indicus)兩種,前者體長5~6cm,後者約有7~8cm,並廣泛分布於東南亞,是當地有名的食用昆蟲。一九六○年代,我投入於當時重要水稻害蟲二化螟、三化螟的研究,在稻田中不難發現由數十粒葡萄籽般的卵粒形成的田鼈卵塊──不過由於保護卵塊的雄蟲被我在稻田中走動所引起的水波驚動,都潛入水中,得仔細看才找得到牠。
        田鼈的卵塊通常是由雄蟲負責照顧(參見拙著《情色昆蟲記》p.236〔商周出版社〕)。但不知從何時開始,稻田中愈來愈難找到田鼈的踪影,牠現在已成稀有昆蟲了。詳究其原因,無非跟稻田裡的農藥撒布有關。因為稻田中噴撒的農藥雖依施藥方法、生長期而異,但70%以上的農藥都落在田裡的水中,對在水中生活的昆蟲當然有不小的負面影響。雖然田鼈成蟲還能伸出腹端的呼吸管從水面直接吸取空氣中的氧氣,但若蟲因為是利用腹部的細毛蓄積空氣而換氣,容易受到水質變化的影響而窒息死亡。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傳與發育生物學實驗室 – LGD@NTU


實驗室沿革


        遺傳與發育生物學研究室(Laboratory for Genetics and Development,以下簡稱LGD) 創立於 2004 年 3 月 31 日,目前座落於風景優美的台大昆蟲館 101 研究室,由張俊哲老師擔任實驗室主持人,綜理研究與教學等事務。張俊哲老師 1990 年畢業於台大農化系農製組(現更名為生化科技學系);1992 年自理學院生化科學研究所畢業。服完役後,考取教育部公費留考,於1996 年赴英國劍橋大學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攻讀博士學位。本來想在Michael Akam 院士的研究室從事果蠅同盒基因(Homeotic genes)的研究;詎料,因為一開始 ”熱身” 的主題:「蝗蟲生殖細胞發育基因的研究」,有重大之進展,就一頭栽入了非模式昆蟲胚胎發育的研究,迄今仍樂此不疲。值得一提的是,張老師於大一時曾就讀過植病學系昆蟲組(昆蟲系之前身),他覺得能再回到昆蟲科學之領域真是人生奇遇。目前 LGD 的研究主軸為孤雌生殖豌豆蚜(Acyrthosiphon pisum)的生殖細胞發育與早期體軸決定。近期已將研究觸角延伸至蚜蟲基因體的分析,與美國普林斯頓大學 (Princeton University) 以及其他歐、美、日等重要的基因體研究機構都有合作。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學年度最後一次訪問的壓軸傑出系友是現任亞太糧肥中心顧問,古德業先生,出生於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的他,花白的頭髮、健壯的身體以及精神抖擻的聲音,是我們對他的第一印象;人生歷練豐富的程度,是我們難以想像的,由戰後動盪不定的時代背景至美國求學、落腳謀生,因緣際會下,回到台灣,投入台灣振興中的農業建設工作,直到目前現代知識經濟繁榮富裕的台灣,古德業先生即使退修,仍投身於農業界當中繼續為民服務,擔任亞太糧肥中心顧問;訪談之中,古德業先生不斷地講述起自己在日據時代末期的生活背景(躲防空洞、畢生第一台收音機、坐協力軌道車、幫忙田事…),讓我們倍感親切。
        古德業先生從小的學思歷程,可以說是相當奇妙的,就像一艘小船,在學海中漂流,飄到哪,就停在哪,也正因如此,“船到橋頭自然直“也成為古德業先生對於求學這條路上的一種領悟,在他考取中學時,家人還曾一度希望古德業先生能夠放棄學業,留在田裡幫忙,所幸後來繼續就讀高中 (成功高中)、大學,從台大畢業後,他便前往美國維吉尼亞工藝學院與州立大學讀碩、博士,取得博士學位後,便在愛河華州立大學擔任研究員;因緣際會下,古德業先生回到了台灣,此時的台灣剛好正值農業發展盛時,無疑的,專精植物保護領域的古德業先生,理所當然的成為台灣農業機構重要的推手,所謂時事造英雄,英雄創造時代,古德業先生利用本身的專業,參與了策劃推動農糧產銷、農業科技、農業國際合作等…,而期間,其最出名的事蹟就是幫助農民滅鼠的事蹟,這證明了學以致用的重要性,也成為台灣早期學術與應用結合的先驅。而現在的防撿局在成立初,古德業先生也曾擔任過籌備小組召集人,使得各個單位能夠統整、運作起來,得以面對二十一世紀接踵而來的防檢疫工作。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誰
 

        每個時期的我總是有各種不同的身分,我當過水產養殖系學生、牙科助理、電訪員、補習班老師、水族批發店員….。每當結束一個身分時,都有點無法抽身,就像一個演員擺脫不了角色的感覺,所以在這邊跟大家分享一下這些奇怪的經驗。     
        其他研究生大學時期應該都是跟昆蟲有一點兒關係,但我大學所學,可以說是完全無關,大學時候的我體驗了不少算是有趣的事情,比如說在清晨頂著冷冽的寒風,穿短褲到海邊的養殖場去餵魚,獨立完成好幾公斤的飼料製作,清除超大魚池裡的成山死魚屍體等等,而剛畢業的我,看著同學往各種方向邁進,對養殖系的興趣和要不要繼續走下去產生質疑,猶豫著到底要不要繼續走下去時,心裡突然浮現小時後小小的夢想,就是念昆蟲系,所以很幸運的考試之神眷顧我,讓我有機會進入昆蟲所一圓我小小的夢想。
        大學時後沒有打工的話也實在有點遜,所以我就胡亂找了一家蠻大的水族店打工,那家店非常特別,不僅是那邊最大家生意最好,而且只要想得到能養的小動物,裡面都找的到,各種的蛇、龜讓人驚艷,甚至還賣過蜜袋鼯、變色龍、土撥鼠、還有箭X蛙….。在裡面我學到很多東西,但也深深的感嘆於,人類是怎麼用金額去定義其他生命的,所以當時的我不論價錢高低,將小小生命交到客人手裡時,總是捨不得放開袋子,用非常誠懇的表情看著客人說「要好好照顧他唷!」並仔細解說回家後要怎麼照顧,不少客人後來都指定找我買小動物,我想也是因為我的真誠感動了他們吧!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努力、不放棄
 

        這短短的五個字總是在每天輸入完手機開機密碼後馬上出現的問候語,也是我想時時刻刻警惕自己的座右銘。
        為什麼又回來念博士班?選得還是跟大學一樣的科系?遇到認識的人總是會問我相似的問題。在經過兩年多的研究助理工作後,體認到自己還是喜歡基礎科學,或許在實際應用上或對於社會上的貢獻程度無法馬上看見,但我還是認為讓自己工作的開心,順著自己心裡想走的路才能平順。對於研究工作上的瓶頸,我想是常常會碰到的,但在這充滿和樂的昆蟲系電子報上,我不想太過著墨於這點。但是,不管學業上碰到多大的壓力,堅持下去才是唯一能讓學習獲得最大效益的方式。
        研究室的生活,除了研究,也可以很豐富。一年之中,輪番上陣的生日會,著時花了不少時間共同想著怎麼慶祝。只要拿到各式各樣的優待卷,能夠跟實驗室同仁一起共同體驗的經驗也超棒。上次因為學妹提供出電影優待卷,藉這個機會全研究室全員出動一起去看電影,實驗室整個淨空的感覺很妙。不過才剛要一起出發,就被老師抓包的還蠻囧的。有時候,老師心血來潮也會帶全研究室一起出去開會。通過了三年的國科會計畫,大家到貓空搭貓纜慶祝,看到老師一改平時嚴謹的態度,透露出緊張的樣子,超好笑的。此外,碰到喜歡的音樂會,或者很多新奇的事物,研究室成員是最方便邀約一起出遊的。一天 24 小時中,研究室佔了大部份的時間,除了上述快樂的時光,有時碰到實驗困難時,同仁的熱心幫助及熱烈討論,總能讓低潮的心情很快就如煙散去。很幸運的,我能生活在這個充滿歡樂的實驗室中。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