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各位系友、家長及同學們:

 

        轉眼間,學期已經過了一半,期中考也陸續舉辦,對焚膏繼晷的莘莘學子,請大家給予誠摯的祝福,祝福他們各科都能有所斬獲!

        星期一(十一月十日),系上舉辦了台大博物館群昆蟲標本陳列室的開幕典禮,承蒙本校副校長陳泰然、生農學院院長陳保基、副院長陳尊賢、農化系李達源主任,及隔壁好鄰居空軍作戰司令部指揮官劉鎮武中將等貴賓蒞臨,真是盛況空前,也為昆蟲標本陳列室打下了好的開始。

        最難得的是,本次開幕典禮,在柯俊成老師領軍下,系上大一學生家長熱烈參與,除了佈置會場、準備餐點,還一再表示能協助擔任導覽志工,看在農化系李主任眼中,不勝羨慕和嫉妒。也是!當孩子到大學後,一般家長幾乎是放牛吃草,鮮少有像我們系上這般熱絡的家長。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專業與業餘昆蟲學家之間

 EP13_01.JPG

或許念到大學昆蟲相關科系的人,已失去當業餘昆蟲學家的資格,但諷刺的是有人對業餘和職業昆蟲學家做了如下的定義;

1.  下班後從事研究工作的人是業餘,回家就不再研究的為職業。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柯俊成教授  昆蟲分類研究室

EP13_02.jpg 

 

本研究室主持人之專業背景為昆蟲形態分類。研究主題為具經濟重要性的粉蝨科害蟲,為生物多樣性中極為基礎且重要之研究領域,並為國內唯一的粉蝨分類專家,多年來的研究具開創性及連貫性,除深具學術價值外,對粉蝨類害蟲之檢疫與防疫工作貢獻甚大,研究成果受到肯定。此外,經常與國外同行學者保持連繫及參與學術活動,在其研究領域已為知名人士。研究內容除傳統形態分類外,亦利用支序分類學方法,納入生物學、成蟲形態、以及分子標記等特徵,將粉蝨分類朝向多元的方向發展,尋找更多分類特徵的資料來分析粉蝨的類緣關係,深入探討其分類體系及進化過程,以期重建合理完整的粉蝨科分類系統。台灣的粉蝨蒐藏標本數量豐富,目前研究室主持人粉蝨科昆蟲的分類已累積十六年以上 (1987~2007) 的基礎與經驗,文獻與標本材料相當豐富。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穗生老師訪談

EP13_04.JPG 

         高老師目前服務於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生物藥劑組,職位為研究員兼組長,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植物病蟲害學系昆蟲組學士及碩士,並於1983年於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昆蟲學研究所取得博士學位,訪談中很高興能夠聊到高老師的學經歷,才剛開始進入主題,老師就笑笑的說:「有哪些考題?」。

         那麼高老師是何時對於昆蟲感到興趣呢,老師覺得其實很難說,因為當時的聯考只分三組,甲組是理工及醫學院,乙組是文法商,丙組是農學院及理學院,而且錄取率不高,而為何選擇丙組呢?由於生長環境的關係,從小在鄉下長大,喜歡種花花草草,常打赤腳抓泥鰍、鰻魚、蚌殼,又加上從小學、初中到高中的生物學都還不錯,所以第一志願就選了丙組,當然很多人的第一志願是當醫生,但當時大環境比較窮,不忍面對病患收錢時的痛苦,也不愛當商人,所以回歸自然就選擇了農學院,但農學院也不知道那個系好,也沒有認識的人上過大學,決定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照順序填,剛好當時台大植病系昆蟲組要在參加聯考總人數的前一百名才能被錄取,而幸運的就考上了,至於興趣則是進入植病系昆蟲組後開始慢慢瞭解及培養。在畢業後先服完義務役,當時大學畢業就是預官,在受訓時是很辛苦,不過後來在軍團部屬被遴選為政治巡迴教官,所以比較輕鬆,當時被挑選負責阿兵哥的政治教育,負責教三民主義,第一次有了面對至少百人以上的教學經驗。結束後準備申請國外研究所,雖然大部分的國外學校錄取,卻是要到第二年才有獎學金,所以只好被迫放棄,選擇準備國內碩士班,雖然只剩兩週的準備時間,加上筆記早就借給別人,所以準備得很辛苦,結果竟然以榜首錄取,考進台大植物病蟲害學系昆蟲組碩士班,畢業之後進入台灣植物保護中心,剛開始由於植物保護中心沒有實驗室,只好在當時的農復會坐辦公桌,但是高老師說,男兒立志在沙場,所以堅持要在台大借場地做實驗,前後待了六年,研究主題為倉庫害蟲,不過對出國進修的夢想仍然堅持,也因為當時主管曾說:「好好幹!就會送你出國唸書,」所以滿懷希望,不過後來怎麼等都沒機會,所以毅然決然離開植保中心,申請國外學校,因為查文獻時看到明尼蘇達大學有位老師做倉庫害蟲,所以鼓起勇氣寫信,後來老師答應也才有這個機會,在明尼蘇達大學博士班期間輔修統計,三年半的期間取得了博士學位。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P13_05.JPG 

        大家好!我叫弘瑋,最平凡的開場白也是介紹自己的第一句話,也是我最熟悉的方式。我要分享的是讓我收穫最多的一年-去年,剛從大學畢業,憑著「年輕不留白」這句話,跟國中同學騎機車環島。為了給我們一點挑戰,一點老邁後剩一張嘴的話題,相識十年的十個朋友,五輛機車,經過兩個禮拜隨性的規劃,就這樣從淡水,就這樣,出發吧!

 

           這趟旅程,我們走過台灣最東南西北的燈塔,在蘇花公路與大卡車爭道,居住在以為只有老人會居住的香客大樓,在大雨且沒路燈的晚上衝上阿里山。記得最難忘的一晚,是住在像危樓的民宿,老舊的裝潢關上燈後,大家依然睡不著,開始聊著這十年。或許是看不見彼此,每個人都變得多話,回想在不成熟的國中時期發生的一切,很多事情在當下難以開口訴說,很多疑問在當下難以詢問的,過了十年後的那一晚解開了。與好友相處的景象就像跑馬燈跑了一輪,回憶歷歷在目,彷彿回到當初。一禮拜的環島,帶回的不只是記憶卡滿滿的照片,得到的不只是一項環島的紀錄,擁有更多的是好友們的心內話,突破好朋友間感情的瓶頸,是的!那一刻我們都成長了!曾看過的一本書寫到,千萬不要跟好朋友一起去長期的旅行,否則會破壞之間的友誼,但是他更寫到,如果你有很好的朋友,一定要跟他來一趟旅行。現在想想,才了解作者所說的含意。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