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酸的獨攀

        2003年夏,組了個兩人的隊伍,目的地是柔美箭竹草原與斷崖峭壁並存的奇萊連峰,也因早年山難頻傳而被稱為黑色奇萊。入山公文、保險、食物、個人器材都已準備齊全,兩個人的隊伍卻因為隊友的臨時退出,變成了一個人出發,一人送行。
        早上七點搭上公車,中午到達合歡山,背著大背包的我,直接走進登山路徑躲開遊客,約半個小時後便有一個小宿營地,背包方落地便下起了大雨,急忙掏出學弟準備的四人帳篷,卻怎麼搭都不對勁……Oh~他給了我四人帳的內帳,和二人帳的外帳,難怪搭不起來。臨時架出一個可以躲雨的小地方,小到連坐在裡面都會頂到頭;老天倒是非常的幫忙,雨只下了”三”小時,我也蜷曲了三小時。
        隔日清晨,太陽探頭,紅雲片片,氣溫僅有10度,陽光卻照在營地外20米的地方,想要曬太陽就必須穿過一小段滿是露水的箭竹叢,禁不住太陽的誘惑,我決定不穿雨衣跑過去,但是我腳穿的台灣驕傲“藍白拖”卻讓我摔進箭竹堆中,全身濕去曬太陽。
        路途上遇到的山友建議我去看看水鹿,這附近因為是泰雅族的聖地,一直都是禁止打獵的,所以水鹿不怕人,”不遠處”有人在拍攝水鹿的紀錄片,你時間還很多,可以去玩玩。抱持著好奇心,我到達了今日住宿的山屋後,隔日便走了”四小時”到達了不遠處。一如山友所述,水鹿吃他的草,不太理人,和拍片的人聊了聊天,再走四小時回山屋。回到山屋後,發現屋門微開,心裡覺得不妙,找到了一些小小腳印… …Oh~黃鼠狼叼走了我整包臘肉,之後兩天都要吃素了。下午四點,天飄著雨,來了另外一位獨攀的山友,抱怨著天氣很差、爬山很累、人為什麼要爬山之類的話語,他說了什麼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用一顆芭樂,換到一罐肉醬,之後不必吃全素了。
        半夜三點,頂著滿月出發,箭竹草原在黑白畫面中閃耀著露水,遠方的合歡山還有華麗的菜車轟隆隆的經過。今天要盡早衝到山頂,看太陽從太平洋中升起。在岔路口放下大背包,帶了些必要物品就快步上山頂,趕在日出前到達,旭日升起,彩霞滿天,動物足跡遍佈,自拍照裡滿臉都是感動。回到岔路口,不太對勁 ……Oh~我的頭燈還放在山頂上,要額外花一小時走回去拿頭燈。沒有帳棚的我,今天就必須趕到明天的營地— —天池山莊,傍晚六點半,今天走了15個小時,一身疲憊的到了天池山莊,山莊卻被假日出遊的叔叔阿姨們給塞爆了,向一個叔叔說了我的來歷後,消息立刻以耳語的方式傳進山莊內,人進了山莊後,不時還會聽到:有一個年輕人,走了三天來到這耶。(其實年輕人正窩在角落裡度辜,被眾多的叔叔阿姨們吵得睡不著)
創作者介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lwynn
  • 奇萊連好像很少人走了,真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