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部落生活

        大一懵懂無知的時候,一直覺得自己應該替這個社會有所貢獻,於是參加了山地文化服務社,希望能走入部落,將自己能給的資源帶入部落。如此簡單的想法,讓我投入大地的擁抱和爽朗的原住民懷抱內。
        開始了我在部落裡的生活:
        第一次拜訪的部落---清流部落,清流部落居民均屬泰雅族亞族賽德克族群(Se-edeq)。
        清流部落位於南投縣仁愛鄉西方,東接中原、眉原部落及蕙蓀林場,西鄰國姓鄉梅林社區,眉原溪及北港溪所環繞,北方有眉原山坐鎮,是一個封閉、獨立、嫻靜的村落。正如他名,他帶給我心靈上的平靜。冬天的清流是一團迷霧,看不清卻又走的近,小朋友穿插其中,偶爾帶給我驚喜,有時卻帶給我溫暖,沒有煩惱,沒有羈絆,我僅知道自己深處清流部落。
        對我印象最深的一個部落---法治武界部落,武界部落居民屬布農族卓社群,是台灣布農族部落中最北端的一支。
        位在南投縣仁愛鄉深山裡的法治武界部落,部落東為武界水庫,西為武界林道,為濁水溪流域,境內有法治國小,是一個渾然天成的部落。第一次到法治,就感覺到他們的熱情,小朋友的不怕生,讓我不知不覺地愛上這裡,彷彿我就是法治村民。
        第二次自己當課輔隊的隊長,再度來到了法治,不知怎麼搞的,竟有一種人事皆非的感覺。或許是真的還不夠認識法治,還是其實我只是區區的一個外人,
這也是我想要繼續在法治出隊的原因之一。
        也許前往法治的路崎嶇;也許法治並不是真的漂亮,但法治給我的感覺卻是我不能言喻的。一種曾經的熟悉感,讓我對這次出隊充滿了期待,也是一種渴望,想回到法治的懷抱。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逝去;看著隊員一點一點的進步;法治也一幕一幕的清晰,我的心卻怎麼放也放不下,我們真的能夠帶給村民們想要的東西,還是只是一般的過客,這個問題一直存在我心理,不敢去想。
        直到踏到法治那一瞬間,我一切都想開了。
        村民們的熱情;小朋友的天真,法治的面紗一層層地揭開。 
        我是他們的朋友,一個道道地地的朋友。
        或許我能作的不多,但這就是一份心意,什麼都不用說,一抹微笑就能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創作者介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