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我的熱臉貼他的冷屁股

        要知道有趣的事總是不經意的就發生了,通常都不會留下什麼照片供後人留念,所以首先要給各位帶來一張我把頭塞到狗便袋箱子的照片,我想大部份居住台北的各位並未見過這種便民設施,這是在宜蘭地區發現的,提供給為數眾多的狗主人要記得要隨地撿取狗便,當然我是懷著感激地球的心情寫下這段開場白,希望大家不要覺得我在搞笑,此外我想這樣大家就大概可以知道我的模樣如何了!
        然而我的故事與這張照片幾乎是沒有關係,我想介紹一下我在神經實驗室裡做了什麼神經神經的事情,而我們主要的研究材料是蜜蜂。這種昆蟲不需要經常關照,因為大部分他們會自己去採蜜,不用像很多其他研究對象需要餵食、更換飼養裝置、清洗設備…等。但是蜜蜂有種與眾不同的能力,如同他的親戚紅火蟻一般,就是對某些敏感性的人而言,這類膜翅目昆蟲擁有致命的毒液,我們可以從于大師被稱為火蟻勇士略知一二。雖然蜜蜂會自生自滅,但是多少還是需要管理蜂巢,大約一禮拜要整頓一次,主要的工作為確認蜂后還健在,割除多餘的雄蜂蛹室〈因為他們不會採蜜〉,清除贅巢,添加或減少巢片…等。而此時,脆弱的人類是暴露在極端危險的環境之下,不幸的是我恰好就是那種具有敏感性體質的人,被蜂螫之後,首先會發覺蜜蜂腹部的針用力的在皮膚上扎下,毒液與痛楚一陣陣傳來,這時必須要利用手指迅速彈出將蜜蜂彈開,如果一巴掌打下去,毒液就會完整滲入增加不必要的危險。當然熟知昆蟲的各位也知道,螫針會留在被螫處,而攻擊的蜜蜂早已為他的家園獻出微小的生命,簡單說就是死不足惜了!當你仔細觀察剛扎入的螫針時,你會發現即使與蜜蜂分離,那毒囊仍然撲通撲通的跳著,努力的利用最後的意志將毒液灌入傷口,如果你用力捏住毒囊將螫針拔出那就正中蜜蜂下懷了,恰好為他把毒液全擠出來,防不慎防,正確作法是要用指甲或捏子在不壓碰毒囊的情況下把針拔出,當然蜜蜂們早就算計到沒人會隨身攜帶拔針工具的,大自然的力量真偉大!
        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可以使用氨水中和毒液,但是對於一個敏感性的人來說,無論怎樣都要被送到醫院去打幾針才會好,此時我們需要的是抗組織氨,那是一般人無法取得的。我最恐怖的經驗就是被叮到頭頂,整個人腫的跟豬頭一樣,去醫院打了三針,休養了好一陣子,吃一堆藥,奇妙的是那藥還會讓我不斷打嗝。在此我只能跟各位呼籲,研究之路真的很艱辛,不怕死的人很多,找死的人也很多,希望大家不要在鑽研真理的同時傷害自己的身體,有什麼異狀可要馬上看醫生,預祝大家研究順利!
創作者介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