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皮鞋到台北

大學的時候參加了以遊山玩水為主旨的社團,總喜歡往外跑東看西看,除了賞美景,學著認識蟲魚鳥獸的名字之外,大概是性質相近,也偶爾會有造訪部落的機會,這是某一年預計出海賞鯨的未果後,意外的進到了當地的部落,也有了第一次的接觸經驗。
這是篇有點年代的遊記,時間大概是零二年的八月。把它重寫,並添加了一些自己的東西。

沿著花蓮的海岸公路走,向由抬頭望是山,向左低頭看是海,經過的地方都是些純樸小鎮。有時一大片荒煙蔓草巨石中,只有兩三棟小屋。在這個山與海如此接近的地方,我們遇見了打赤腳的人。

他們是當地的amis(阿美族)大哥,打著赤膊,光著腳丫,蓄著的長髮披散著,被海風吹著飄揚。我們坐在小屋裡泡茶閒聊,那天天氣不好,打斷了出海賞鯨的行程,不過也是因為這樣的意外,才有了這段邂遘。

盛夏的東部是酷熱的,只要在沒有遮陰的地方站上一陣,就會被晒得滿身是汗。於是乎壞天氣的遺憾,此時變成了另一種安慰,讓人得以獲取一絲涼意。大哥好客的淡茶解了我們的渴,同行的人打趣的對泡茶的人說:「你沒穿鞋子喲!」

泡茶的人理直氣壯的答應:「穿什麼鞋子,這是我的生活方式。把腳包在鞋裡多不舒服啊。我們在這種小鄉下舒服慣了,倒奇怪了你們這些都市來的人。我們這裡小地方不像你們都市,白天就是白天,晚上就是晚上,也不會有人想把夜晚點得跟白天一樣亮。這個地方不繁華不熱鬧,但我就是喜歡這裡,是我生長的地方。」
大哥帶著些許埋怨連珠炮的說了一大串,想是想到了什麼,嘆了口氣,喝了口茶,繼續打趣著說:「你們別看我這樣,我也可是去過大都市的唷。每次都要跟人借鞋,說我要去台北,借我個幾天皮鞋。」

我們笑了,差點把茶水噴出來。大哥繼續說的他的故事,說他少年時在台中求學,也曾經時髦的穿著打扮過「像是你們那個喇叭褲啊,我以前可常常穿喔!」。此時旁人連忙抗議,體醒他說,是你那個年代,今天喇叭褲才沒人要穿了呢。

大哥沒有理會太多,笑笑的繼續說著她那個時代的流行元素,言談中帶著點落寞。後來話峰一轉,談到了部落裡的年輕人。正如同過去的他,他們的年輕一輩也跟隨著過去人們的腳步,一個個離開到都市生活。「或許就像活在城市的小朋友吧,對自己的文化、土地沒有足夠的認同,所以才會想去模仿別人哈日、哈韓,可是沒有足夠的認知,學到的都是最表層最膚淺的東西。」

在這之前,我向來不對次文化的發展有什麼既定的看法,畢竟這一種是真實的存在,反映了時代,也講述著人的內心與需求。不過大哥說故事,用了很簡單的鋪陳與語言,給了我不一樣的面向去思考。

小屋之中沒有電燈,但採光卻異常明亮,因為整間屋子只有三面牆。向海的一面整個打通,讓海風不斷的透過來,在屋內降溫之後,帶著我的思緒,朝山的另一方遠去。

創作者介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