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研究生手札

        經過一番激烈的討論後,還是逃不過要寫研究生「哀」的命運,我只好以我極差的國文造詣來胡亂寫一通;也逼得我不得不回想起三年前。
        大學時就讀於中興大學昆蟲系,以推甄的方式考取研究所,所以在寒假時就開始當起寒假實習生,當時剛進實驗室超不習慣,不一樣的人事物要重新適應,讓我幾度覺得回來台北是個錯誤的選擇。雖然我出生於台北,在這生存了十幾年,不過在台中大學四年的期間,儼然成了台中人,習慣藍天白雲、炎熱的太陽、乾燥的天氣、寬廣的空間和沒什麼車的大馬路;剛回來台北總覺得水土不服,那年的夏天超溼熱,馬路上充滿了汽機車和令人窒息的廢氣,每天上下學覺得自己在搏命演出,總在大公車、小汽車、霸道的小黃和一大堆的摩托車間求生存,每次能平安的回到家都覺得是上天保佑才得以安全抵達。另一方面則是實驗空間,古色古香的昆蟲系館在我第一眼看的它時,直覺這座是個古堡吧!從挑高的設計,門把的高度和教室內的配電箱,種種跡象都覺得是座古蹟,不得不提的是男女共用的廁所,在剛開始使用時總覺得外頭有男生的聲音是怎麼了。在進入蟲館105 室時,第一次看到,只覺得桌上有好多器材,但當我真正開始使用後才發現是有將近十個人會一起用這張實驗桌,在實驗的全盛時期,大夥都是疊起來做實驗的!
        不過人總是容易適應的一種生物,在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的過去也漸漸習慣台北的種種,一切慢慢的視為理所當然。當了快一年的研究生後,在自認為對研究很感興趣的前提下,報考了直升博士班,但在考完筆試的當下,我就覺得還是乖乖的唸完碩士就好,可是最後還是讓我矇上,成了博士生。
        兩年多的研究途上,不時的會問自己真的對研究有興趣嗎?當成功的做出來後,真的會很興奮開心,但做不出來時便令人很沮喪,只要是一有空檔,就開始回想為什麼會做不出來,而實驗總是失敗的比成功多的多。有一次請一位學長帶我做實驗,當所有人用這方法都做的出來,僅有我的材料無法做出來時,學長便和我說『這就是人生』,當時我聽到時,只想說什麼嘛怎會這樣,和大叫我不要再失敗了;之後經歷過無數次失敗後,才漸漸了解到『這就是人生』這句話的意義,也會用這句話來安慰自己。
        作研究不有趣也不好玩,它是個花時間,但結果不一定和你花的時間成正比;它需要很有耐心、細心、恆心和毅力才能持續進行四年以上的一件工作,它是場馬拉松,需要調整好你的氣息,正確的分配速度才有辦法跑完,若你在一開始便用盡全身的力氣努力衝刺,那絕對不到一半你就累癱了。適度的休息和休閒對作研究是絕對的需要,當實驗完全的失敗又不知原因,厭煩了每天看到實驗桌,那便該是出去走走,好好放個幾天假的時候了,等休息夠再回來時你便能發現研究的可愛之處,若不能最起碼也不會再那麼厭惡它。

(編按: 這名研究生有上過期刊封面的呢!)


圖一、這是去年六月考完口試後去日本的沖繩縣的一個小島-西表島,泛舟完後的留影。


圖二、同一時間在日本的沖繩縣的另一個小島-竹富島上巧遇的可愛小貓。

創作者介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葉斯宏
  • 堂妹,為什麼科技大觀園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