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涯  侯迪傑

 1999852809.jpg

        我是迪傑,你們可以叫我,DJ。我很喜歡我的名字,曾經也有人在畢業紀念留言給我:希望我可以永遠的像DJ一樣充滿活力。雖然現在我不在電台,但是我還是想讓大家多認識我,正好系上電子報有這麼一個機會,讓我可以好好的talk“一番。

   我來自台南一個非常純樸的鄉下地方,那裏最高的樓層不超過五樓,卻有遍地的田野和許多紅磚四合院,而我就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既然現在待在昆蟲所,不免讓我想到小時候,和昆蟲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猶記幼稚園時,我就像蔣公一樣觀水,只不過蔣公看著魚逆流而上,而我是蹲在水溝看的JJ”(孑孓)奮力的扭動身軀,於是我就突發奇想,拿著杯子,撈了一大杯水去問老師,結果不免毒打一頓,依稀記得,當時老師一邊打,一邊罵,你怎麼可以拿別人的杯子裝這麼髒的東西。

   之後,一樣的時期。偶然在幼稚園的花圃看到許多毒蛾的幼蟲,我想一個小孩應該是不懂的,於是重義氣的我,當然是把這麼美麗的蟲全部收起來,一一的分給我的同學啦!那一天,我並沒有被毒打,因為包括我在內有摸過毛蟲的人,全部都起了過敏反應,而始作俑者的我更加嚴重,現在也只記得那種發紅的反應。不過這也不會因此造成對昆蟲的反感,就算到了小學,還是過著在田間捉蚱蜢、灌蟋蟀的生活。

現在把時間拉到大學時代,我的導師同時也是我大學時代的Boss,陳裕文老師,直接的把我拉進昆蟲的世界。這起源是來自於那一餐,還記得,那是某一學期的期中考後,老師分別找了北、中、南部的三位同學,請我們吃飯,而這飯局竟是一場鴻門宴,戰戰兢兢的跟老師吃飯,直到老師提到實驗室需要人手幫忙時,大家才發覺中計了。(當然,現在回想起,也真是多虧了那場飯局。)

        於是在那之後,我們也就進去實驗室幫老師的忙了。那時候是在挑蜜蜂的蜂蟹螨,一挑就是一個學期,在過了一個學期之後,兩位同學都離開了,只剩我一個人留下來和蜜蜂玩追逐遊戲。到了大三,老師給了我一個機會到台大的實驗室去觀摩學習。

我去的實驗室正是王重雄老師的實驗室,那時候教導我實驗的是黃偉峰學長,我只記得那時在台大的感動,以及對昆蟲所的更深了解,讓我覺得原來昆蟲的研究並不比其他的生科研所來的差,而且更加的嚴謹及廣闊,學長的清晰教導和王老師的鼓勵,讓我想要到台大昆蟲所學習。

        經過考試後,我也順利的上了台大昆蟲所,現在正在許如君老師的實驗室學習,雖然我並不聰明,作實驗也笨手笨腳的,但是我相信只要努力就一定會有成果,希望我在碩士班這幾年可以學到很多很多的東西,並且砥礪自己的心智,不管未來是否繼續研究的路,我都將會比現在更成熟,也謝謝昆蟲,讓我了解的更多。

創作者介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