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跟主編拖稿拖了快一個月之後,我知道早晚要面對這件事。

 

 

 

我是邱名鍾,93 年進昆蟲系。從主編威脅我交稿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要寫些什麼。本來想說剛好季後賽結束了,那寫一下看職業棒球的心得好了。結果爆發簽賭案,支持那隊差點解散,這下好了,現在又不知道怎麼寫了。不然就趁這機會寫一下系上壘球隊的狀況好了,順便招生。

93 年加入植昆壘球隊,從此這項活動變成我主要的休閒,也就是說打的不怎樣可是硬要上去玩。加入初期還是受到期待的重砲,不過打擊陷入低潮後,儼然成為球場中的人形立牌,功能等同於行道樹一般,頂多就是球打到會彈回去而已。現在成為壘球隊前幾資深的隊員,從內野轉戰外野,功能雖然還是一樣跟行道樹差不多,不過至少見證過壘球隊慢慢茁壯的過程 (咦!怎麼觀眾心情一樣…)。壘球隊成立初期,基本上連先發 10 人都湊不齊,遇到比賽時常常要到足球隊或籃球隊借將,當然那時希望借久了就變我們的,不過這種事情似乎不常發生。比賽都如此了,練習當然更不用說,常常就幾隻小貓拿著球在那裡丟來丟去。因此當初創下不少記錄,包括 4X:2 被提前結束,及 18:0 被提前無安打完封之類的,包含創隊員老們的紀錄,接近五年壘球隊只拿過一勝 (相當堅強的球隊…)。我並沒有參與到這幾場屠殺,我大概在這種情況的末期加入球隊,不過當然我的加入當時唯一的貢獻就是借將能少借一人而已。但是 94 級的學弟妹加入後,壘球隊人慢慢多起來,特別是加上隔年 95 級的學弟妹加入,加上一些元老級學長的帶領,隊形和訓練慢慢完整,直到現在,勝場雖然仍然不多,但偶爾爆氣還是能咬掉一些傳統強隊。

我在昆蟲系的生活大概這幾年除了前期的足球之外,跟壘球脫不了關係。包括我的體重,直接跟練球的頻率成反比。對我而言,棒壘球是很特別的運動,尤其是壘球,球場上沒有人能宰制整個場面,是一項很注重團隊合作的運動。在球場上,球員必須包容並且彌補隊友所犯的失誤,同時也期待其他的隊員有一樣的想法。但相反地,當球飛向自己的管區時,只有自己能處理,別人進來幫忙只是增加負擔,互相合作培養出團隊默契。在球場上不知不覺就會接受這一些規則,並且期待去實現。不過當然打球不必想這麼多,開心就好了,這也是所有來打壘球的隊員共同的目的。

寫到這裡,我相信字數應該夠了,應該不致於被退稿。對所有喜愛棒壘運動的人來說,職棒簽賭事件無疑是一次次的傷害,與其看著電視螢幕怨嘆,不如自己踏入這項運動,在球場上跑和在電視前看是兩回事,有人說「要認識棒壘從身上沾滿紅土開始」,至少會知道撲球是會痛的。希望讓有興趣來打壘球的同學知道,植昆壘球隊打球一定是全力以赴,我們不打假球,你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失誤通通都是真的。

 


 


創作者介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