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人生    蔣宜弦

 自從我上大學,到唸昆蟲研究所之前的這段期間,我的生活環境大概都和教育脫離不了關係,大學唸的是教育大學,接著是國小教育實習,之後又到新竹的五峰鄉偏遠山區服教育替代役,關於研究生,我也考慮了很久到底該從何著筆,描述大學生活未免覺得無趣,說明教育實習的過程,難免讓人覺得很八股,想談談教育服務役在做些什麼工作,想了想除了收公文、接水管、當工友的工友,實在沒什麼事可以拿出來說嘴,所以我想談談,我在服教育替代役時,所遇到的一個小朋友。
       
她的名字叫“小雯”(化名),是一個泰雅族的小女生,在還沒有進到小學時,生父、生母就因病早逝,或許是因為衛生條件較不好、飲食習慣較差和酗酒等原因,原住民在年輕時就撒手人寰的事件,時有所聞 ,泰雅族習慣用「Loh ga shu」,來當做見面時打招呼用,意思是「你身體很好,看起來很健康」,所以可見泰雅族是把健康,能活著當成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就如同台語的”呷飽沒?“常用來見面時打招呼用,吃飽飯是很重視的問題,小雯的生父母病逝後,監護權便落到繼父的身上。我第一次認識小雯,是在她一次逃學被老師接回來的時候,當時候的她,已經是在街頭流浪三天,之所以稱”流浪“,是因為她在這段時間真的是露宿街頭,白天在街上亂晃,晚上則找個車站窩著,當時的我真的有點難懂,為什麼她寧可露宿街頭,也不會想要回到那個,我們所定義的「家」,在後來一些接觸後,才對整件事情有大致的了解,在原住民的地區,物質生活是比較缺乏的,例如我曾看過,有個小朋友家裡是沒有書桌的,作業必須趴在自己的床上,靠著微弱的燈光寫字,也有家裡是沒有可供洗澡用的浴室,但我想物質的生活,並不是造成小雯逃家的原因。
       
在我第一次認識小雯後,也就是第一次逃家之後的一小段時間裡,她仍然有幾次逃家的情況,後來經過社會局的介入和學校老師的討論,才將她安置在下山外婆的家,再經由每天通車的老師將她接送到學校,雖然剛開始小雯不太喜歡這樣的生活,但漸漸的,逃家的次數減少了。
       
剛認識小雯時,直覺上她是個叛逆、不用功的小女孩,但後來發現其實和我想像的並不太一樣,漸漸的,我發現她在某些方面,表現是相當不錯的,由其是語文和繪畫方面,除了擔任班上的國語小老師,甚至在全鄉的國語文競賽中,更獲得第二名的佳績,其實從這件事可以了解到,小朋友是有多方面智能的,每一位小朋友也都是獨特的,沒有一套適合各種小朋友的教法,輔導的原理也沒有公式可尋,如何挖掘小朋友的潛能,以及發現小朋友的優點,避免主觀的判斷小朋友的行為,是非常重要的。
       
服教育役的時間,說短不短,但一年多的時間卻感覺很快就過了,記得在學校最後一次協助辦理的活動,是擔任運動會帶隊的指導老師,而小雯是隊員之一,在休息時間,我和小朋友們,玩起了算命的遊戲,之所以稱它為遊戲,是因為我拿起了一本空白的筆記本,開始替小朋友看命盤,「XX,你以後會當老師」、「XX,看來妳將來會到台北唸書」之類的,當然小朋友是半信半疑的,這時我故作認真,瞪大眼睛看著筆記本,並看了看小雯,對著她說「咦!小雯,今天是妳生日?」小雯先是愣住,之後才以狐疑的表情回答「蔣哥,你怎麼知道?」被她這麼一說,大家一擁而上,紛紛想要看看這本神奇的筆記本到底記了什麼,但我說過了,這是本空白的筆記本,當然是沒有寫任何字,接著不免俗的,小朋友們唱了生日快樂歌,我也告訴小雯她可以許下三個生日願望。起先,小雯不曉得該許什麼願望,經過我的提示後,她才說出「希望今天的大隊接力和總錦標可以拿第一名」,依我看來這是一個多麼沉重的願望,但說也奇怪,大隊接力在練習時,總是跑最後一名,並輸人家一圈,在當天卻也真的拿的第一名,非但如此,總錦標也取得第一名的優秀成績,小朋友們都覺得很不可思議,然而小雯的第二和第三個願望,是藏在心裡面的,至於是什麼願望,我無從得知,但我想她會實現的。其實可以試著從小朋友的表情、語氣和肢體的小動作,了解小朋友的情緒和想法,其實那才是最真實的一面。
       
在我要離開小學的那天,小雯跑來找我,並且很神秘的塞給我一張卡片,她說「昨天才知道你今天要離開,我畫到好晚才把它畫完」,其實一時之間我也無言了,但並不是因為無奈,而是因為她這麼小的年紀,就有著這麼細膩的心思。從這邊也可以知道,小朋友感受是敏銳的,只要 多用點心,小朋友是會察覺的到,一句話、一個小動作,其實都可能對小朋友造成莫大的影響。在此也祝福小雯,生活上能事事順心,對她來說,或許這就 是最大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