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只是山,那是我的家

        曾經作一個夢,夢境起源於山中的部落裡,有顆不滿足的心靈崛起造反,於是殘殺與逃亡繼起。乘著浮木順溪流而下,僅有一個女孩倖存,她擱淺於平緩的溪床淺灘,被來自文明的伯伯撿回家。女孩順利地進入文明體系,接續的人生也得到一項又一項的獎章。時光飛逝,重病臥床的那天,她望著牆上的獎章往回推演,努力地搜索著時間記憶中最古老的片段,但回推到一個點,就想不起來了,她不記得她是打哪來的!像是被洗腦,那種滋味好是痛苦。她開始質問自己:我是誰?我是不是遺忘了我是誰?身上流著的是什麼血?什麼才是我真正的使命?我到底在哪裡?又該在哪裡?我來到這裡,用這裡的方式即將過完我的人生,可是我到底是誰?如果我不在這裡,那我又會以什麼方式過人生,以什麼方式存在?
        我愛山,喜歡登山,懵懂的國中歲月就興起了大學要參加登山社的念頭。雪山東峰是第一座造訪的高山,在16歲那年,回來後興奮地說著心裡的想望,卻慘遭勸誡。而後,乖巧地壓抑著、按耐著想親近山的渴望,直到大學第一年結束。再也不能等待,不能放棄,想著,人生也就那麼一回,過了就不會再回來,也不再有機會,難道,真要捨棄心中深刻的渴望,裝乖巧一輩子!?那個夢境,或許詮釋了想上山的心情是一種追尋,而並不屬於逃離。在山的懷抱裡,就像回到了家那般地輕鬆、自在。伴著青山綠水月光星空,我可以安然地微笑入眠,彷彿就該生於此,活在此。在山的懷抱裡,我才有真正的平靜。在通往山的路徑,在找尋的路徑裡,像是同時在找尋生命中一個個問號的答案。
        最初,嚮往的是台灣獨特的高山風貌。想透過山社,帶領我一親芳澤。沒想到,故事最後並不只是那麼簡單地發展,這些日子來,走過的高山並非如此地多,但意想不到的收穫往往又更加地寶貴!那就是山林勘查。親身經歷才知曉,冥冥之中更吸引我的,不只是山而已,而是勘查精神,勘查過程。打開等高線地圖,劃上稜線、水線,從這個點出發,目標可以是某座山頭、某條溪畔、某個遺跡,或某些生物活躍區域,路徑可以隨你設計,想上稜、下稜、過溪或是腰繞,在山水山水山中漫步。所謂的路徑,本來就是人走出來的,但走沒有路徑的路徑尋寶,才是山林勘查最大的樂趣!每條勘查路線,就像是一個夢,有創意的規劃、團隊的經歷、一同完成的成就感,或許也像是實驗團隊去完成屬於它的研究計畫。遙遠的路途、身體的疲憊卻有著滿山滿谷的流螢、山羌、山羊、山豬等野生動物陪伴,也不那麼孤單,尤其還有帥氣的水鹿角可以撿呢!更重要的是,台大山社的寶藏不止在於帶你登高,它匯集著不怕險阻,無論大風大雨、飢寒交錯都能相互扶持、信任一同走過的夥伴。
        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這首歌旋律偶而會由心底竄起。於是我發現,山原來不只是山,山也是我的家。是不是很久沒回家了!?想上山的心情就像是想回家的心情。能夠拎起大背包,邁向那山水的路途,回到最原始的那個家,與大地同眠,我覺得很幸福,儘管其中有些許的磨難。或許就是因為想上山就像想回家的心情一般,於是想上山也不只是一時的衝動而已,那是一種期待,回歸的期待。

        一個愛山的心情分享



創作者介紹

insec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eptune
  • 我也愛山ㄝ

    我也愛山ㄝ